阿貓阿狗的好日子

既然我們喜愛慶祝日子,那就難怪我們會喜愛歡慶動物的日子了。

撰文:奧利佛.黃 插圖:阿曼多.維維

公園管理員麥克.費茲 在 2014 年想到這個點子時,人正好在卡特麥國家公園暨自然保護區。這裡是阿拉斯加南部,那裡最有名的就是鮭魚和棕熊了。夏天時,大批大批的魚衝向上游產卵, 而熊會狂撈猛吃,好為將至的凜冬添點脂肪。 園方在幾個撈魚黃金地段架設了直播攝影機。

這些「熊攝影機」吸引了忠實的線上觀眾,催生了熱鬧滾滾的留言區。9 月下旬的某一天,費茲檢視這些留言時,看到一位觀眾貼了兩張照片。左邊那張是一隻棕熊「吃魚前」的照片,經過了幾個月的冬眠,牠毛皮鬆弛、瘦巴巴的。右邊那張則是同一隻熊 9 月的模樣――體型大了一半,又胖又壯碩。

費茲於是萌生了這個點子:何不在臉書上貼一堆熊的照片,讓大家看牠們瘦巴巴和胖嘟嘟的樣子,順便辦個比賽?還能利用這個機會教育大眾關於熊、鮭魚的知識,以及保育的重要性。所以「胖熊週」就這麼開始了:秋季裡的那七天,觀眾可以線上投票,從若干胖熊競爭者中篩選出一隻胖嘟嘟的優勝者。

胖熊週本來可能只是又一個異想天開的例子,源自現代人對訂定節日的喜好。但自從初登場後,這個比賽逐漸在網路上傳開,線上參與人數大幅增加。2020 年有超過 60 萬次投票,許多主流媒體都做了相關報導。

為什麼費茲的點子能從幾千個節日中脫穎而出?原因之一是胖熊週很逗趣。而一旦大家被它的輕鬆好玩吸引了,這個節日就能鼓勵大眾以實際行動展現對動物的愛。

去看看網路上 的幾十種假期日曆吧。隨便選個日子、星期或月分,都能看到為數多到簡直讓人有點困擾的節日,獻給各式各樣的主題。專給特定動物的日子不算少,2020 年的胖熊投票是在「世界犀牛日」和「大象感謝日」(9 月 22 日)的一週後開始。而宣布奪冠胖熊―― 747,真的是龐然巨獸,肚皮都快垂到地上了――的日子是10 月 6 日,那天也是「獾日」。

這些節日的目的五花八門:有公益的、商業的、歷史的、異想天開的、嚴肅的、好玩的。有些會有具體的活動(像是慶祝 10 月 24 至 31 日蝙蝠週的日落後「蝙蝠踏查」活動),也有些主要是以社群媒體上的標籤或貼文方式存在。

吸引關注即使不是動物日最大的重點,也是重點之一。各種團體定出某某日是為了倡導保育、揭發虐待動物議題,並教育大眾認識生物多樣性。例如世界大象日(8 月 12 日)、世界河馬日(2 月 15 日)、世界長頸鹿日(6 月 21 日)、國際紅毛猩猩日(8 月 19 日),這些只是其中幾個。聯合國訂定了超過 170 個特殊的週和日,包括 5 月 20 日的世界蜜蜂日(養蜂先驅安東.揚沙的生日),以及 5 月 2 日的世界鮪魚日,既彰顯鮪魚在餵養全世界所扮演的角色,也強調不過度捕撈鮪魚的重要性。

有些節日是為了替蒙受惡名的生物恢復名譽。世界大鼠日(4 月 4 日)就是在 2002 年由飼養寵物大鼠的熱心人士發起。他們為大鼠的乾淨、愛社交、腦筋好等優良特質背書,並譴責對這種齧齒動物「不加思索的偏見」(就先別糾結什麼黑死病了)。同樣致力於扭轉動物形象的節日還有綠鬣蜥關注日(9 月 8 日)和國際禿鷲關注日(9 月第一個週六)。

有兩個日子是為了鼓勵恐蛇症患者克服自己的恐懼:2 月 1 日的全國大蛇日,還有 7 月 16 日的世界蛇日(不過這兩類動物和這兩個節日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也是滿模糊的)。相反地,由美國陸龜救援組織所贊助的世界龜日(5 月 23日)――雖然不是所有的龜都是陸龜――則是把這個日子獻給陸龜、也獻給其他的龜。

當然,國際陸生蝸牛日(11 月 7 日)和全國食用蝸牛日(5 月 24 日)之間的差別不需要多解釋。只要記得在歡慶後者之後,你有六個月的時間可以悔改,等待前者到來。

在 8 月 20 日,請盡情打扁當天的主角。那天是世界蚊子日,紀念 1897 年的發現:雌蚊會把瘧疾傳染給人類。

這些節日帶動的熱鬧氣氛 是有商業價值的,某些企業已經注意到了。例如「牛感謝日」,聽起來像是要致敬這些受人喜愛的動物。其實是速食餐廳 Chick-fil-A 的促銷活動,只要你在 7 月的第二個週二穿著有牛圖案的衣服來光顧,就免費請你吃雞。不過,推動一個節日的收穫,並不一定只有利益或保育目的,也可以兩者兼得。贊助全國養狗日(10 月 22 日)可能為汽車製造商速霸陸帶來好名聲,但在 2020 年,這個日子也幫超過 2 萬隻收容所的動物找到了家。

10月是領養狗狗日,3月2日是國際救貓日――而在這兩者之間,還有數十個為喵星人和汪星人而創的節日。

全國回答貓的問題日(1 月 22 日)鼓勵人類透過貓的眼睛看世界,以便回答 「你為何不讓我上去廚房流理臺?」 等問題,也能讓我們更懂得為什麼 4 月最後一個週五是「毛球關注日」。

汪星人也不落貓後,牠們有走失狗兒關注日(4 月 23 日)、全國黑狗日(10 月 1 日)、全國雪橇犬日(2 月 2 日)、鬥牛犬很美日(4 月21 日),臺灣的狗狗節則是 9 月 9 日(原因就不用說了吧)。對於貓和狗都愛的人,還有 3 月3 日,那是「如果貓和狗有可相對大拇指日」。

無論是有趣或嚴肅,動物的節日並不單純只是為了廣告或慈善目的。這些日子反映出的是我們人類彼此之間以及和大自然之間的複雜互動方式。就以 12 月 14 日的猴子日來說吧,這是兩個美術系學生在 2000 年出於好玩而發起的。不過,隨著這個節日透過他倆的作品與漫畫傳播日廣,也開始吸引大眾關注猴子族群數下降的狀況。在超過 20 年之後,這個節日已經受到珍.古德的臉書認可,也出現在nationalgeographic.com 上,而靈長類保育已經成為這個節日的主要訴求。

這又將我們帶回了胖熊週。現在已經是駐園博物學家、還寫了一本關於熊的書的麥克.費茲,從來沒想過這個節日能成就這番氣候。他用這個日子吸引大家關注讓熊吃得超胖的洄游鮭魚群,還有氣候變遷對生態系的威脅。2020 年胖熊週期間,在 fatbearweek.org 等網站上的熊直播觀看次數超過 250 萬,而透過捐款與對捐,一個公園的保育募款竟然能超過 20 萬美元。

從只是好玩的誘餌式標題變成嚴肅的保育教育,胖熊週經歷了巧妙的轉變,但費茲對於跨足兩邊倒是很自在。胖熊們能募到 20 萬美元,值得好好慶祝一番。

圖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 No.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