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塑膠魔術師」把舊衣架變購物袋

採訪‧撰文/吳元熙 圖片提供/大豐環保

台灣人超愛喝手搖飲,根據經濟部統計,國人一年平均喝掉10.2億杯!你知道這些喝完的塑膠杯,除了能夠回收,減低垃圾量之外,還可以製成各種商品嗎?

要做出一款循環經濟商品,同時滿足客戶的美觀與減碳需求,少不了關鍵業者大豐環保公司(後稱大豐環保)。

它不但是國內少數從回收、再生到打造循環商品的一條龍業者,更堪稱台灣塑膠界的「回收魔術師」,能夠協助業者變出可重複使用的瓶身、瓶蓋或展架、購物袋,與美妝保養品牌歐萊德合作的100%可溯源再生塑膠瓶器,就是知名作品之一。

成立20年來,大豐環保擅於解決廢塑膠難題的名聲,已傳至海外,連法國、日本和香港品牌都找上門。

幫外商做永續,上噸廢衣架脫離拋棄命運

來自法國的連鎖運動品牌迪卡儂 (Decathion),就找上大豐環保,協助處理塑膠衣架的回收。

為了節省門市鋪貨的人力、時間,迪卡儂會直接在成衣工廠內,先將衣物掛上衣架。一般來說,商品出售後留下來的衣架,都是運回工廠內重複利用,但由於台灣只有門市通路,便只能讓每個月上噸衣架淪為廢棄品。

大豐環保公司再生循環處專案經理呂智偉表示,像迪卡儂這種規模的外商,相當重視環境永續,會希望廢棄物處理不只是回收焚化,還可以做到再生利用。

為了確保再生料的品質與耐用性,回收的塑膠種類就要夠單一,但迪卡儂使用的衣架有3、4種,包含不同的塑膠材質或參雜其他添加物所組成,因此如何分類再利用就成了最大的困難點。

大豐環保公司再生循環處研發經理許程宇解釋,循環經濟的基本功在於塑膠再生料的品質須符合業者要求,聽起來雖然簡單,但是從清洗、粉碎製程、人員分類訓練,到再生料認證等,每道手續都有其必要性。在大豐環保協助迪卡儂建立分類機制後,成功將廢衣架製程購物袋,而這些購物袋未來若不再被利用,也可以再回到循環系統裡。

號召企業、設計師,加大循環經濟影響力

日本辦公設備品牌富士軟片資訊 (原富士全錄) 則是與大豐環保合作,將廢棄印表機變成文具。

過往在台灣,富士軟片資訊會透過工廠拆解廢棄印表機,販售回收零件,光是回收產線的維護費用,每年就要上千萬元。

透過大豐環保的研發技術,協助材料改質,讓這些再生塑膠粒子,陸續製作成名片架、原子筆與3D列印材料。

呂智偉進一步解釋,「印表機的塑膠材質 (ABS)碎片回收,大概1公斤10幾塊錢,延展成3D列印捲材後,每公斤價值就能提升到5、600元。」

不過,呂智偉也強調,提升價值的好處比較像「誘因」,獎勵這些願意投入永續發展的企業,但是重點不應該放在這些環保商品的售價,而在於「有多少同業、設計師了解到,他們能夠這樣設計商品。」

像是在募資平台上,常見的環保商品幾乎都是由「寶特瓶」再利用而成,就是一種成功的文化推廣。

「企業也常會有迷思,希望自己的塑膠產品回收後,只能用在相同商品上,簡單說就是瓶子出去、瓶子回來。」許程宇表示,這種「封閉循環」雖然同樣值得鼓勵,不過大豐會積極跟業者溝通,真正對環境衝擊的是各種一次性塑膠,如果把回收牛奶瓶製作成洗髮精瓶身,並採用不同塑膠來源做出再生商品,而非限制在自家商品,會是更有效的循環經濟。

相較多數業者僅提供「回收」業務,塑膠再生服務需建置產線,除了初步分選,還須執行粉碎、清洗、 脫水壓出等步驟,容器才能變成乾淨塑膠粒,門檻較高,因此類似大豐環保這種擁有回收、再生上下游技術的業者並不常見,目前每月再生塑膠粒產能約 1,000 噸,換算下來每年可在台灣市場製造出15萬個再生瓶器。

大豐環保表示,再生塑膠經過多次循環後,的確會對材質耐用性有一定影響,因此過去常被認為「價格太高」不划算或只能用在低階產品上,事實上,只要妥善找出「利用價值」,再生塑膠仍有許多發揮空間。

儘管量能規模有限,但是這間勇於嘗試,曾推出回收平台「zero zero」、有30萬會員的環保公司看好,當企業及消費者都知道「綠」的重要性,最快5~10年內,台灣就有機會設計出更多循環商品。

圖文摘自:數位時代 Issue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