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務越是困難,越能激發我的創意!」

阿莫多瓦談《捆著你,困著我》的誕生

《捆著你,困著我》的初稿是我在拍前一部片《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時開始寫的。當時我們花了一大筆錢為《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主角琵琶搭建了一間頂層豪宅。我很希望能更充分運用這間豪宅。擁有這種昂貴的豪宅對卡門莫拉飾演的女配音員琵琶而言輕而易舉,但對我們這種小製作公司而言,卻是非常奢侈的事情。當時的我們,全憑著滿腔熱血和理想拍電影。

我跟我的弟弟,同時也是製片奧古斯丁說:「我想再拍一部電影,故事通通發生在琵琶的這間屋子哩,也許這樣就可以分攤掉這匹鉅款預算了。」奧古斯丁聽完立刻說:「就這麼辦吧!」對我而言,財務越是困難,越能激發我的創意。因此,拍兩部電影只花一部電影的錢深深吸引了我,雖然除此之外,也還有其他原因。我很喜歡在棚內拍攝,因為我喜歡假佈景營造出的謊言。我很高興當場景重現時,當虛假的佈景呈現出虛假,當攝影棚呈現出棚拍的樣子,就連攝影棚的牆壁都是撐出來的,無中生有的。這些都是戲劇元素,每部電影天生如此,我喜歡揭開來給大家看。沒有什麼比赤裸的欺騙更真實了。

綜觀以上原因,加上因為我必須對《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不忠,我花了一個周末的時間想了一個故事,讓另一部電影也能用上《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的場景。由依樣的演員,演出新的角色。以下是我當時寫下的草稿:

某個週末,三名精神病患逃離了戒備森嚴的監獄,暫時躲進一個拍恐怖片的片廠。他們躲在幕後,三個人聽見拍攝接近尾聲了,便決定整個週末都躲在無人的攝影棚,在這裡很安全,警察絕對無法找到他們,而他們也喜歡上了這裡。雖然都是假的,但是這裡對他們而言,相較於過去待的監獄,更像是一個家。當恐怖片導演喊出殺青,工作人員們在笑鬧歡呼聲中離開片廠。

神經病患們在劇組人員回來前,在空蕩的攝影棚享受了幾小時悠哉時光。他們並不知道,劇組正準備展開殺青派對。他們很快地躲入女生廁所,打算躲到派對結束,眾人回家後再出來。說也奇怪,他們完全沒想過要偷偷離開。就這樣,他們三個不能離開,派對的人們也沒打算離開,酒精、毒品,將場子愈炒愈熱。接著,一群女孩在女廁發現了他們,但女孩們將他們誤認作派對客人,眼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們決定和女孩們發生關係,雙方情投意合,性福美滿。隨著時間過去,派對人群開始包圍精神病患。進退兩難之下,他們挾持了所有人,然後向參加者的家人和文化部要求大筆贖金。但令他們訝異的是,。完全沒人甩他們。全西班牙根本沒人想鳥這個劇組的命運,其中一個最帥的精神病患被美麗的女主角煞到,而她也愛上了他。這突如其來的激情,加快了整個故事的節奏,並帶來意想不到的結局。

這是我一開始的故事大綱,然而,我沒有機會去測試我自己的即興能力,因為《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的製作越來越複雜,對我而言,能夠順利完成作品就已經是奇蹟了!儘管我想惡搞一下琵琶的豪宅,但我還是沒有執行。在《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上映後,進入宣傳期,我無意間被那瘋狂的劇本深深吸引,但那時琵琶的豪宅已經拆掉了,那個為豪宅量身打造的故事已經沒有理由存在。但這個故事仍有讓我興奮的地方,於是我坐到書桌前,寫下了《綑著你,因著我》這部作品。

圖文摘自:iLOOK 電影雜誌 03/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