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靈人傑出賢人 蔣經國

蔣經國一生,都是走在崎嶇危險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心給國家、心給百姓」。

家庭背景

公元(1887年)肅庵公娶王采玉為妻(自幼纏腳),曾祖父蔣斯年經營鹽商肅庵公繼任祖業小康之家,王氏就在鹽鋪樓上小房間生下一個男孩,祖父玉表公就把這個孫子取名瑞元,就是日後的蔣介石。

1889年,蔣家搬到武嶺街上新蓋了一棟中產階級的新房子。

王氏不久又生了二個女兒,一人早夭,蔣介石異母兄長蔣介卿自幼聰明好學,極受父寵,蔣介石早入私塾。1894年,王氏又產下了一位可愛男丁瑞青。1896年肅庵公五十突然逝世,於是將蔣介卿過繼給伯父,繼承鹽鋪,九歲的介石繼承房子,收入尚可過日。

蔣介石十四歲,成熟較早,那年王太夫人決定給兒子成親,她挑選岩頭村一位十九歲的姑娘毛福梅,毛福梅當時還有一名陪嫁女婢,阿王跟進門,王太夫人看福梅,體格強壯,和藹可親,幫忙家裡做事,雖是文盲,百利而無一害,年長的媳婦還可以照顧兒子,亦姊亦妻。

婚禮在1902年舉行,毛福梅表示,她和夫婿初婚二個月中甜甜蜜蜜,你儂我儂,小倆口一起出門散步,躲在房裡談天說笑,婆婆責備她教壞兒子偷懶,要他們保持距離,於是夫妻感情起了變化產生了不睦。

1899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滿清政府腐敗,利用義和團狂熱排外,時代潮流衝激,奉化也波及。蔣介石在私塾讀書時,聽到孫中山呼喚革命運動,救中國…遂產生了救國的偉大情操。

看到蘇俄「不平等條約」取得東北特權,1905年1月「日俄戰爭」,日本艦隊殲滅了俄國由波羅的海開來的間斷,蔣介石立志投筆從戎,決心東渡日本留學軍事,但得不到入學許可。

1907年進入保定軍校後,被選送到日本振武學校(預備班),利用假日與中國流亡人士交往,後來加入孫中山革命同盟會。

蔣介石利用暑假回到上海,沒有回到溪口家裡,毛福梅秉持中國禮教,忠誠可親。蔣毛結婚後,相處日子少之又少,頭二年在附近村莊就讀,到十七歲時離開家到奉化鳳麓學堂,因年少不羈,加上又無愛情基礎,放假也不回家,分多聚少,二十歲以後到日本回到上海,也不回家,夫妻之間就像牛郎織女般,一年難得相聚一次、即使見面,又沒有共同話題,女的所說:柴米油鹽醬醋茶,蔣當然聽不進去;蔣談的革命事業毛福梅卻一竅不通,對牛彈琴,夫婦之間形同陌路,過著貌合神離生活。

身為元配的毛福梅多麼希望丈夫回來,縱有滿腹委屈,也不敢形於臉上,只好私下發發牢騷,偶而提出問問卻引起大男人的暴力回應,一頓拳打腳踢。

蔣介石所受的日式教育,帶回家裡用上了,這一套毛福梅如何懂得呢?毛福梅的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只好淚往腹中流。

那時,蔣經國才七歲,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躲在一旁不敢吭聲,小小的心靈,埋下對父親的暴力的印象。

1910年4月27日,毛福梅臨盆,在蔣家樓上產下一名男嬰。王太夫人口述一封信給蔣介石,告訴他已為人父;同時要求蔣介石同意將男嬰在族譜上登錄為瑞青的兒子(瑞青是蔣介石的幼弟,極受母親寵愛,可惜四歲就夭折)。蔣介石一口答應,蔣氏宗譜紀錄,蔣經國不是蔣介石的兒子。(民間又有一種誤傳蔣經國不像蔣介石龍鼻,說是戴季陶生的笑話)

民前二年夏天,他又回到上海參加同盟會地下工作,也沒有回到溪口探望毛福梅和兒子。蔣經國一週歲生日,當天,正好4月27日黃花崗之役,規模之大,壯烈犧牲,對革命運動產生了極大的心理振奮,雖然革命軍起義失敗,計劃在10月底在長江流域武漢起義,熊炳坤排長開第一槍,武漢三鎮義旗一起,共有十三省紛紛響應,決定脫離清廷進而獨立。清軍高級軍官奪得控制,中國開始軍閥割據時期。

襁褓中的蔣經國,抱在祖母王太夫人的懷中。

蔣介石人在日本,搭輪船趕回上海,奉命回到浙江老家,率隊攻打省會杭州巡署(率敢死隊)。他僅二十四歲青年軍人寫信給母親的一封信(聲請獻身革命請恕不能盡孝…),佔領杭州後,蔣介石婉謝出任浙江都督,回到上海,參與各種軍事行動,常常流連花街柳巷,結識了青樓姚冶誠,把她納為側室同居多年,視元配為糟糠。

在這段時間他在上海發展許多關係,結識吳稚暉交情深厚;和留日期間戴季陶義結金蘭;陳果夫與陳立夫成為國民黨內CC派祖師爺;並和青幫杜月笙、王曉籟等秘密組織關係深厚,試圖做為自己政黨及個人野心的羽翼。

蔣經國在平靜中成長,母親、祖母和婢女阿王都很疼愛他,經國是個快樂、聽話的小孩,個頭較小,王太夫人婆媳平日燒香拜拜,經國三歲那年,染上天花,祖母、母親到武嶺街上廟裡禱告,吃了香灰,經國康復,王太夫人和媳婦特捐資在雪竇寺建造一座涼亭,感恩佛祖之恩]。不久,蔣氏宗親會開辦了武嶺學校,六歲的經國進入了一年級,第一位老師周東擷取古書章節教他,讀了三年。

民國九年國民黨能掌控兵力的地方是廣州和廣東部份地區,這個時候的蔣介石是潛伏在上海,進行秘密任務,由陳其美介紹給孫中山,孫中山顯然認定蔣介石個性剛愎,有決心,有腦袋的軍官是無價之寶,也使他成為國民黨陣營最幹練的軍事領袖,無人可以取代。

經國十歲時,蔣介石開始關心他唯一骨肉兒子,諄諄訓誨。

蔣介石回到溪口,花時間了解經國的品行性,親訪顧清廉老師,央請教導經國,訂下研讀課表,蔣介石在同年2月9日給經國第一封信,得到顧老師的報告:「天資雖不甚高,然頗好誦讀。」略慰。他又安排另一位儒師王歐聲,教經國「四書五經」。蔣介石覺得經國不應躲在溪口,出來見見世面。把他送到奉化縣鳳麓學堂上學,蔣介石日記中親自批閱經國的「功課表」訓示兒子:「常聽祖母及汝母之命,說話走路要穩重。」第二封信又指示經國「不可輕挑,須要莊重。」

11月間,蔣介石回到溪口,與毛夫人討論經國的教育,他在日記中記下,毛福梅的觀念對兒子有害無益。

毛夫人未經丈夫同意,把經國帶回溪口老家,令丈夫大為不悅,以致決心翌年把兒子帶到上海讀書。同年某日,蔣介石側室姚冶誠帶著一個四歲小男孩(蔣緯國)來到溪口。(母親是誰?緯國到死不知謎底)

傳說:這個小孩是蔣介石養子,生父又是戴季陶,生母是一個日本婦人,是孫中山家女佣人,戴因國內已有家室,介石同意認養緯國,緯國和他養母姚媽媽就在溪口住下,此時,王太夫人已經病重,蔣毛依然維持正是夫妻關係,毛夫人與姚氏相處不睦,最後他伯父把姚氏和緯國帶到自己家裡住下。

王太夫人在6月4日溘然逝世,祖孫感情十分親密,對十一歲的他感情十分沉重。祖母辭世也使經國有機會和父親有最長時間接觸,蔣介石遵奉古禮服喪數個月,在山上靜思,堅信自已就是「中國未來的主人翁」。

蔣介石有一天帶著經國,緯國散步,在日記上寫下:「經兒可教,緯兒可愛」。

民國11年給緯國一封信中提到:「近來我天天騎馬,非常快樂,回家的時候,我要賣一匹小馬教你們騎…」。含意父親疼愛,對毛夫人反而冷淡,經國對父母冷淡,習以為常。

蔣介石把母親安葬後與姚氏分手,與毛夫人協議正式離婚,經國聽到這段對話,經國心中無奈之極。

蔣介石決定休妻,熱愛上年輕貌美陳潔如,她是早熟女子,外文甚好,一見鍾情,帶到賓館,霸王上弓,但被她機靈奪門跑了。

次年9月,蔣介石回到上海,決心娶她為妻,婚禮在12月5日舉行,她僅十五歲,陳母不答應,經張靜江夫婦打邊鼓促成。

新婚蜜月,發現他染上性病,蔣介石立下重誓,此生此世絕不喝酒、茶和咖啡,只喝開水。
十二歲的經國進入上海萬竹小學四年級唸書,與父親後母同住法租界聖母院路三巷九號,她和經國相處不錯,稱「上海姆媽」相差只有四歲,影響他此後對女性的羅曼蒂克的幻想。

聰明的蔣經國在父親面前畢恭畢敬,蔣介石對他要求每週寫一封三百字的信給他,報告課業心得,他自己公務繁忙,就指示他讀什麼書,要求兒子讀「孟子」「論語」「曾文正公家書」和「王陽明文集」及「三民主義」等要讀百遍以上,並勤練書法,並強調要學英文「不懂英文,如同啞巴」。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蔣經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