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tecture 敢為開創時代

與自然共存,與文明共榮,建築是敢夢敢為,在時代遙想新時代的千秋大業。

THE PETRONAS TWIN TOWERS, 1998

CÉSAR PELLI(1926-2019)

阿根廷建築巨擘 César Pelli 是當代最懂摩天大樓的建築師之一,也是建築界中難得的學術領袖。1952年,César Pelli 來到伊利諾斯大學攻讀建築,畢業後便在建築師 Eero Saarinen 底下工作,他在跟隨這位以新未來主義風格見長的大師的期間內累積了豐富的設計與建築案實作經歷。1975年,César Pelli 位於洛杉磯的第一個生涯代表作,被暱稱為「藍鯨 」的 Pacific Design Center 太平洋設計中心落成;1977年,César Pelli 被任命為耶魯大學建築學院院長,同年他便創立建築公司 César Pelli & Associates。對建築風格多變的 César Pelli 來說,每一棟建築的靈魂來自因地制宜的考量,而他也注重建築的實質性,尤其將建物的外牆視為表現當代建造技術的媒介,並不斷創新玻璃的運用方式,「玻璃跟蝴蝶的翅膀一樣脆弱⋯⋯,它在不透光跟透明之間轉變,短暫而對光線非常敏感,反映天空顏色與調性的變化 」,來將建築轉化為吸收周遭環境養分的文化資產。90' 年代,César Pelli 實踐著對於各種材質的實驗,並探索摩天大樓的演進,而1998年完成的馬來西亞吉隆坡的 The Petronas Twin Towers 便是此時期的代表作,這棟汲取伊斯蘭美學的後現代主義建築是當時的世界最高建築,直到 2004年被台北101超過。César Pelli 曾說「建築可以被定義為生命變得穩固。但真正讓你有所感的,是那些被注入建築物裡的靈魂 」,他認為建築師需要多創造會唱歌的建築,像巴黎與威尼斯這樣的城市充滿了建築的樂音,而這樣的特質只能經由時間,以及建築的累積來產生,因此建築師設計的每一棟建築都該被視為對城市未來的可能貢獻。

BOSTON CITY HALL, 1968

MICHAEL MCKINNELL(1935-2020)

二戰過後,快速重建社會與住所的需求讓英國與蘇維埃邦國等地開始興建集合型社會住宅,並且從現代主義與社會學論點去尋求方案。在這樣的脈絡下,50' 年代末,建築界興起了獨特的「Brutalism」(粗野主義 )風格,其特色為極簡的幾何結構體,在水泥外露的建築外觀上可見結構體本身,而沒有其他裝飾。出生於英國的 Michael McKinnell獲得建築學位畢業後,拿到獎學金的他在1958年前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就讀,他在那裡擔任德國建築師 Gerhard Kallmann 的研究助理。理論派教授與行動派學生一拍即合,1962年,兩人合作的波士頓市政廳建築案打敗 255位參賽者獲得競圖,在當時,Michael McKinnell 年僅 26歲,而這是師徒兩人所操刀的第一棟建築。 與波士頓傳統紅磚建物大異其趣,大膽的粗野主義設計據說當時的市長看到設計圖後大罵一聲,而整個美國沒有多少人看過這種建築—水泥柱支撐著整個建築結構、以模組外牆隔間的辦公室、中央巨大的水提樓梯,以及其下方留白的開放空間。事實上,當時整個美國建築界流行的是現代主義風格服膺資本主義的建築:由鋼筋與玻璃牆面構成的摩天大樓,Michael McKinnell 說這些是基於「墮落的虛飾與表面的考量 」的「化妝品 」建築,他認為建築應該要為道德與社會目的服務,而波士頓市政廳正代表了這樣的理想—入口的開放空間象徵歡迎人民隨時前來「指教 」,而外露的水泥外牆表面替建築帶來一種可靠性與通徹性—在這個空間與形式相互滲透的建物中,蘊含著政府為人民服務的仁慈,以及民主社會的價值。1968年完工後,波士頓市政廳至今仍是戰後新波士頓的代表建築,而 Michael McKinnell 與Gerhard Kallmann 合創的 Kallmann McKinnell & Wood 也在其後替波士頓添加了許多學術與政府機構。作為世界上最具爭議性也最重要的建築物之一,波士頓市政廳是 Michael McKinnell 的理想,不僅止於是他個人的,而是他希望帶給整個社會與後世的大型紀念碑,一座「人民的建築 」。

LOUVRE PYRAMID, 1989

貝聿銘 I.M. PEI(1917-2019)

當代建築巨擘貝聿銘留下無數讓人值得尋訪再三的偉大建築,「讓光線來做設計」是其中心設計理念,運用各種結構、形狀與材質來引光入室,而與此初衷相輔相成的,便是他對於將建物融入週遭景觀有一套獨到的建地,而他擅長將混凝土、鋼筋與玻璃等材質與幾何圖形結合,因其一生致力於建築,也被稱作「最後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 」。從向竹子節節高昇意象取意的香港中國銀行大廈、大膽幾何結構並置的美國華盛頓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國家美術館東館、如入山中桃花源村豁然開朗的日本 Miho Museum 美秀美術館、到建築在人工島上,盡顯伊斯蘭宗教與文化形式之莊嚴美的卡達多哈 Museum of Islamic Art 伊斯蘭藝術博物館,貝聿銘一生最標誌性的作品,或許就是羅浮宮金字塔。當年法國總統 François Mitterrand 密特朗上任後,聽從文化部長建議對羅浮宮進行改造,略過招標過程直接委託貝聿銘設計。在不大幅更動羅浮宮原先結構的前提下,貝聿銘耗費大量時間考察羅浮宮的地下結構,並考量採光問題,最後提出透明金字塔的設計構想,如此一來便能夠引進自然光,同時地基不必太過深入,也將遮蔽原先建築的影響降到最低。然而向來對自身歷史十分驕傲,個性不好惹的法國人立刻大量反彈,從民眾到學者,質疑的癥結包含由華裔設計師來改造羅浮宮、金字塔外觀過於現代與古典建築格格不入等等,貝聿銘與法國官方於是耗費大量心力去說服大家買單,包含總統親自大力背書,以及貝聿銘特地做了一個一比一的金字塔模型來軟化民心等作法。羅浮宮金字塔最終頂著施工第一年90% 民眾反對的龐大民意壓力於1989年完工,如今30年過去,它已經成為羅浮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象徵著傳統與現代並存的時代性意義,而一代大師超越時代拿捏光線的前衛美感,也將永遠流傳下去。

圖文摘自:PPAPER Issue 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