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你以為很無聊 但其實好看的電影

文:David龔 廣告導演、創意、策略顧問、教授

我 27 歲時曾經進電影院看過一部電影叫「阿瑪迪斯」,故事是有關莫札特。

當時這部電影得了很多獎,但是我看完對故事一點興趣都沒有,不知道好看在哪裡(可能當時我的注意力是放在坐在旁邊的曖昧女生)。隔了 30 年,最近我再看了一次「阿瑪迪斯」,電影的第一場戲馬上鎖住我的注意力,讓我想繼續看下去,發現自己隨著年紀的改變,對很多東西的看法會變得不一樣。

第一場戲

導演在十分鐘內,清楚交代人物的背景與性格,引導觀眾進入故事的情境。傳記電影的特質是,觀眾都知道莫札特已經死了,那故事要說什麼才會讓觀眾想看?莫札特原本是什麼樣的人?他是怎麼死的?過程是什麼?

這個故事發生在18世紀的維也納,電影的第一場戲是,一名很有名的義大利作曲家 Salieri 在瘋人院裡想要自殺,一名神父來勸他告解。一開始 Salieri 對神父不感興趣,直到神父說:「在上帝眼中,人人都是平等的,我會讓上帝寬恕你。」Salieri 忽然被上帝這句話吸引,開始告解自己是害死莫札特的兇手,和他過去與莫札特的恩怨。故事一開始就看到兩個主要角色的對立關係,人物之間要有衝突,才會讓人想看下去,因為觀眾都喜歡看車禍,好奇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而 Salieri 的人物設定充滿矛盾,Salieri 非常虔誠的相信上帝,感謝上帝給的一切,卻一生都在跟莫札特做比較,對莫札特又愛又恨:欣賞天才的作品,卻又嫉妒他的成功(雖然 Salieri 已是皇家御用作曲家)。如果一個角色人格擁有不同的層次,在不同的狀況下反映出不同的面向,隨著故事推演,向觀眾一一透露,才會讓觀眾感到驚喜,這也是電影會好看的地方。

第二場戲:Salieri 第一次看見莫札特本人

當時沒有飛機也沒有網路,大家都只是耳聞莫札特這號人物有多厲害,直到 Salieri 終於有機會參加一個宴會,宴會上莫札特會出席演奏。而導演該怎麼呈現莫札特在電影中的第一次露面?導演讓觀眾站在和 Salieri 一樣的處境,那就是「好奇電影中的莫札特到底是哪一號人物?」

Salieri 為了偷吃國王的點心,被困在一個房間裡,當時一對幼稚的男女跑進來調情,直到房外宴會上的音樂響起,年輕男子回頭說:「他們在演奏我的音樂!」透過一連串的訊息,間接讓觀眾自己組合出莫札特是怎樣的人,調皮好色、擁有一個愚蠢的笑聲,卻充滿想像力與創意,這也顛覆了一般人對莫札特的認知。Salieri 無法理解上帝為什麼把才華交給這樣的年輕人,這樣的心態也佈局了後來的故事發展,他漸漸放棄上帝,將要讓莫札特走上死亡之路。

導演的選角與編劇過程

選角在影像中一直是很重要的元素,因為導演必須讓觀眾打從心裡認為螢幕上的那個人,就是故事裡的角色,才能夠產生共鳴。

當時很多大明星想要演這部電影,但導演 Milos Forman 認為他們不需要靠名人,而是需要能真正呈現出莫札特與 Salieri 靈魂的人,純粹用故事和音樂本身來打動觀眾。導演在開拍前參考了很多莫札特的肖像畫,覺得它們都不像是同一個人。他推測莫札特的臉一定長得很平凡,沒有特殊的特徵在人群中一定認不出這個人,所以這個觀點成為了他選角莫札特的方向。

另外有趣的地方是,編劇的過程。導演和編劇把自己關在一個房間裡四個月,就像坐牢一樣,不出門,每天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聽莫札特的音樂和編劇。兩人幾乎每天吵架,一到週末就各自回家度假,星期一再進入牢房繼續想、繼續爭論。而這樣的創作過程就像是我常提到的理論,你只要帶著一本最重要、教你怎麼當導演的書,和一部好電影,把自己關在監獄一年,沒有別的事讓你分心,每天只能研究這一本書,一年之後出來,你就能當導演了。現在的世界有太多會讓人分心的東西,很多人已經不知道好的東西被藏在哪裡、也不會想去瞭解更多。

電影中的 18 世紀,只有皇室有機會聽到歌劇,透過御用作曲家寫的樂譜來現場演奏,每個人都坐下來專心聆聽,但是,現在是想聽什麼、想看什麼到處都有。好的東西、爛的東西到處都是,很多人都已經無法分辨好壞。

最後,這部電影也提醒了我,遇到好電影一定要專心看,不要有東西在旁邊分心,無論有多誘惑,像是美女,電玩,或是手機。因為好電影需要觀眾的專注力與投入,打打殺殺的動作片,少看幾分鐘也不會有差別。

圖文摘自:《廣告雜誌Adm》第3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