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熱潮席捲大銀幕與螢光幕

2019年影視圈改編史蒂芬金小說蔚為風潮,其實這位「恐怖小說之王」已經君臨大銀幕與螢光幕長達40載。

改編熱潮持續延燒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恐怖小說改編熱潮持續延燒。2019年,他的故事似乎無處不在。在美國萬聖節檔期,《鬼店》The Shining的續集《安眠醫生》Doctor Sleep上映。這是繼《寵物墳場》Pet Sematary、《高草魅聲》In the Tall Grass(這是Netflix三年來第三部改編史蒂芬金的作品)和《牠:第二章》It: Chapter Two之後,今年第四部由史蒂芬金小說衍生的電影。

同時,在電視螢光幕上,我們看到了HBO的「異鄉客」The Outsider、亞馬遜的「黑塔」The Dark Tower、茱莉安摩爾主演的「莉西的故事」Lisey’s Story、「末日逼近」The Stand、「賓士先生」Mr. Mercedes第三季和「城堡岩」Castle Rock第二季等等影集。他的第61部小說〈研究所〉The Institute也在9月10日發行,電視改編已經在進行中。

史蒂芬金不斷壯大的影視作品理所當然鞏固了其日後將留給後人的遺產。誰知道有多少人是先看過史蒂芬金電影,然後才看原著的呢?

要說明史蒂芬金的無所不在其實不用捨近求遠。一方面,近期的《牠》It和《牠:第二章》是影史票房最高的兩部恐怖電影。除此之外,史蒂芬金電影還有一個輝煌的系譜:《魔女嘉莉》Carrie,《鬼店》、《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綠色奇蹟》Green Mile、《戰慄遊戲》Misery、《死亡禁地》The Dead Zone等,不勝枚舉。在影視圈渴望內容但又想規避風險的時代,他的作品就是業界公認的品質保證,連那些不喜歡恐怖片的觀眾都趨之若鶩。現年71歲的史蒂芬金長期以來因其多產而又能兼顧品質的作品而獲得讚譽,所有電影製片人,都對能夠在作品中加上「根據史蒂芬金原著改編」的標語而垂涎三尺。

世界上最富有的作家之一

史蒂芬金的電影事業使他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作家之一。「Money Inc.」網站和〈富比士〉雜誌一直將史蒂芬金列為年度收入最高的前五名作家之一,估計他的總財產超過4億美元。根據〈財富〉雜誌報導,他賣出了超過3.5億本書,他的電影票房收入超過20億美元,平均每部電影5,600萬美元。不過目前尚不清楚他從個別電影中獲得多少占比的收入。相較之下,J.K.羅琳(J.K. Rowling)通常被認為是最富有的作家,擁有超過10億美元的財富。羅琳只有八部電影,但她透過〈哈利波特〉的授權賺了大錢。2018年,史蒂芬金被〈富比士〉列為當年收入(2,700萬美元)第三高的作家。

那麼,為什麼那麼多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的電影會受到喜愛呢?專攻電影史的麻州威廉斯學院英語系教授肖恩羅森海姆(Shawn Rosenheim)分析說,原因主要有兩個:史蒂芬金的多產和他龐大的粉絲群。電影製片人知道,如果電影是根據史蒂芬金作品改編,他們可以吸引數百萬「金粉」來觀看電影,而且他們有很多故事可以挑選。羅森海姆說,史蒂芬金的作品通常是用非常詳盡的視覺細節來描述場景和角色的,因此對導演尤其有吸引力。

此外,儘管史蒂芬金經常處理超自然題材,但他的角色卻是我們身邊的凡夫俗子,雪城大學的傳播學教授肯德爾菲利普斯(Kendall Phillips)說,他教授恐怖電影和美國文化。

「儘管故事情節往往涉及到巨大而可怕的實體,有時甚至是宇宙中的龐然大物,但這些情節的基礎往往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最平凡的一面:例如購買汽車(《克麗絲汀魅力》),在追求夢想的同時找份工作(《鬼店》),或在與他人格格不入的感覺中成長(《魔女嘉莉》)。」菲利普斯說。

「我認為,史蒂芬金應該與狄更斯和莎士比亞等英國文學巨擘並駕齊驅。他是美國最偉大的哥德式(充斥著神秘、陰森、恐怖的氣氛)作家,並且像這種文學傳統 一樣,他已經在日常生活的光明和我們噩夢的黑暗角落中找到了詩意的可能性。」菲利普斯教授說:「這種絕對和非凡的能力讓史蒂芬金的故事對影視製片人如此有吸引力。」

圖文摘自:iLOOK 電影雜誌 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