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啟示錄

TEXT BY CLYDE

人類從何而來。生命的意義。上帝自有安排。宇宙的真理。我們孤單嗎。

這些哲學、科學與宗教至今還未完全解答的大哉問,讓我們對浩瀚的宇宙始終保持最宏大的好奇心,不斷提問,試圖應證,讓想像力飛越星際達到宇宙最遙遠的距離。

長久的過去,人類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文藝復興期間,哥白尼提出太陽才是宇宙中心的假說,並且由後繼的克卜勒與伽利略進一步証實。直到 20世紀初,由於科技的蓬勃發展,科學家才發現我們所處的太陽系不過是銀河系中眾多星系中的其一,而銀河系不過是本星系群中的其一⋯⋯。50' 年代,美蘇之間的太空競賽由蘇聯先發制人,1957年10月第一顆發送到太空的人造衛星史普尼克1號升空,震驚不已的美國政府立刻於隔年1月以探險者1號回敬,並於同年底由艾森豪總統簽署美國航太法,成立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 NASA。1969年,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由 Neil Armstrong 的一小步成就人類的一大步,人類也進一步將目光放到了鄰近的水星、金星、火星,以及較遠的巨型星如木星、土星,甚至是冥王星。

電影〈Prometheus〉(普羅米修斯)中,人造人 David 在一次針對人類尋找造物者的動機的討論中,詢問男主角 Charlie 人類為何要創造自己,Charlie 給了他一個自大的回答「因為我們可以 」。人類探索宇宙的欲望並非僅僅是我們有能力,而是理解到自身在宇宙中如同一粒塵埃般微不足道,同時已經獲得探究其道理的門票,於是,那有機會觸及無垠的美夢成真、對我們眨眼的滿天星辰,以及一份企盼我們不孤單的天真,都在每一個夜裡對我們發送邀請。

當天文物理學需要經由觀察與實測來驗證或修改理論,當研發一台把人送到木星或土星的太空船需要大量人力、時間與資金,人類那比科技發展更無侷限、更大膽也更即時的創造力與想像力則等不了5年、10年、50年。自50'、60' 年代的太空競賽與初次登月後,我們便不斷想像著地球以外的世界,將對太空的理解與想像轉化為風格強烈的太空創意,豐富我們的生活、在地球假扮太空,並且美化宇宙中的生存機制—從文字、攝影、電影、藝術、音樂、設計、時尚、建築到載具,從最天馬行空的奇想、能夠在日常使用的太空元素物件,到等待著在太空中被實際使用的設計,在踏上月球至今的 50年不斷地以各種姿態被演繹。

人類的極限早已遠遠超越天空。望著太空,我們很幸運地身在一顆無比美麗的地球,也值得驕傲擁有用已知去探索未知的能力與科技,並且逐步應證著科學理論。2018年 3月14日,當代最偉大物理學家之一 Stephen Hawking(史蒂芬 • 霍金 )辭世,這位窮極一生都在問 how與 why,探究宇宙理論與現象的大師僅是謙虛地說他有時候會猜對。遙望著宇宙中的數萬億顆星星,人類終極的夢就閃爍在其中。即便我們時間有限,即便我們不確定真理在不在那裡,即便經過多少個 50年後我們依舊在浩瀚宇宙中如塵埃孤獨飄蕩著,人類會堅持著這份最遙遠但也最真摯的企盼,繼續超越想像,用創意與科技創造飛越星際的太空啟示錄。

圖文摘自:PPAPER Issue 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