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年齡恐懼,搖滾爺奶解放老後想像

文字=邱彥瑜 圖片提供=搖滾爺奶 繪本取材=《阿茲海默先生》/ 出版社:大好書屋

誰說我們只能有一種變老的方法?用說故事征服世界,搖滾爺奶戰隊要來顛覆你對老年的想像!

「爺奶並非因為自己身體老化產生對老的恐懼,而是社會氛圍覺得『老了就是很恐怖』,因為教育沒有教我們怎麼變老。」一位帶著阿公阿嬤讀繪本、講故事的青年,說出了自己內心的觀察。他是34歲的林宗憲,大家多直呼他的綽號「巧克力」。

巧克力創立一支「搖滾爺奶」戰隊。阿公阿嬤們到處說故事給大小朋友聽,站上舞台的成就感不僅是人生最好的防腐劑,他們更以自身為鏡,展現老化並不需要恐懼,讓社會看見「老年」的不可限量。

用新名字重新登上舞台

「小朋友,我說大櫻桃,就把身體張到最大!說到小櫻桃,就把身體縮到跟小櫻桃一樣小!」,頂著一頭銀髮的櫻桃奶奶,說起故事來,絲毫不輸兒童節目裡的水果姊姊們。

穿上圍裙,拿起繪本,搖滾爺奶們在孩子面前,忘我地成為一名說書人,一會兒又化身喜歡禮物的貪婪國王。嘗遍人生百態之後,他們拋下過往頭銜,不管曾是董事長或是幾個孩子的媽,他們都有了嶄新的名字:鈴鐺奶奶、蝴蝶奶奶、白爺爺……,重新向這個世界自我介紹。

走出舒適圈,外送爺奶說故事

2017年,巧克力成立「搖滾爺奶」,帶爺奶一起讀繪本,更特別的是,他們也到幼兒園、咖啡店分享繪本,台下不只有小朋友,也來過帶孩子的家長和大學生,觀眾組成多元,考驗著爺奶的臨機應變。成軍運作半年,表演超過50場,今年更獲得慈濟基金會贊助,展開64場演出。

這個團隊取名「搖滾爺奶」,乍聽之下以為是樂團。「搖滾樂手用音樂倡議,唱出社會不公不義,也有『解放』的概念,就像我現在要解放大家對於老年的想像。」巧克力笑稱,許多搖滾爺奶連搖滾手勢都不會比。

笑稱自己唸了「註定不會賺大錢」的戲劇系,後來卻賺了不少錢。大學一畢業,巧克力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創立「故事島」幼兒學習樂團,許多爸媽搶著買門票、帶著孩子去聽故事。只是那時,說故事的不是爺奶,而是跟他年紀相仿的帥哥美女。這群年輕人炙手可熱,公部門與私人企業邀約不斷,光是到各地講故事、帶活動,一年就能賺進五百萬元台幣。故事依然迷人,教育初衷卻因外在環境影響而日漸褪色。

2015年,巧克力毅然收掉經營十年的故事島。

也是那一年,他獲邀為揚生基金會「爺爺奶奶說書趣」團隊培訓,「一般人認為他們(高齡者)都宅在家,沒有用,或是觀念比較老舊,但他們都很熱情奔放。」揚生鼓勵爺奶們到幼兒園說書,培養自癒力,校不錯,但巧克力想做的更多。

「小孩早就被訓練好,對於爺奶的問題,小孩都會大聲回答。爺奶說故事的活動還沒開始,就已經做好『感謝您』的大海報。」巧克力認為幼兒園是「太安全」的場域,決心讓爺奶走出舒適圈,接觸人群最真實的反應。

真實世界會有殘酷的一面,巧克力曾在搖滾爺奶表演的咖啡店內聽到年輕顧客模仿爺奶的聲音,譏諷爺奶的表演。聽在巧克力耳裡,自然是非常傷心,但他更感概「社會只是一味教年輕人尊重長者,卻反而讓年輕人產生厭惡。」巧克力認為,學習如何變老是所以年齡層的課題。

「觀眾有很多大朋友,甚至老朋友。難免有一點壓力,踏出第一步有點緊張,但巧克力一直說,你們只要站出去就是勝利。」走上舞台,搖滾爺奶成員洪楊麗華不否認還是有壓力,但巧克力始終都鼓勵他們,熟齡無懼登上舞台已是最好的表演。

你們不是變老,是還在長大

要招募戰隊,巧克力得先登高一呼,每個月舉行免費繪本共讀會,只開放55歲以上的熟齡族參加。從成長、創意到死亡三面向挑選繪本,巧克力希望刺激熟齡打破「變老」的刻板想像,用創意探索老後生活的可能。

在共讀會裡,年紀相仿的他們共享煩惱,也一起成長。學員必須參加過共讀會,通過甄選後才會被編入登台表演的搖滾爺奶戰隊,「童心未泯」是巧克力挑人的唯一標準。目前已有24位爺奶編成四支戰隊,由四名年輕小隊長帶領,從桌遊、帶動唱到小丑默劇,讓爺奶更能掌握與小孩互動的秘訣。

那是我賺的錢!退休後許多人最恐懼收入減少,但更缺乏的,或許是成就感。搖滾爺奶每次演出,都由三位爺奶合作,一人演出20分鐘,表演完後會拿到300元台幣的表演費紅包。

「他們是來打工,不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雖然這三百元很難賺,但既然來了,就不要浪費資源。」小隊長寶寶認真的解釋。三人組合不只是減輕爺奶的壓力,更能因應爺奶可能體力不濟或臨時有事的突發狀況。

「一場三百元,雖然坐車來回都不夠,但那是我賺的錢啊!」從廣告公司董事長退休下來的白其賓,雖然早已不愁生活費,但那賺來的意義,卻比什麼都珍貴,太太小波更把他們一起賺來的紅包收好,叮囑他「不准花」。

「萬一沒人來,就是你跟我要上台。」寶寶回憶第一次出去表演的時候,巧克力要她做好心理準備,幸好這擔憂從未發生。爺奶們不僅提早到場,自動要求彩排三、四次才上台演出,雖然不是專業表演者,但他們都很重視每次上台的機會。

搖滾爺奶60分鐘表演收費五千元台幣,扣除爺奶的表演費,剩下四千元台幣讓負責行政與培訓的小隊長跟搖滾爺奶團隊平分,也讓搖滾爺奶的團隊可以持續運作。這隊有志投入高齡產業的青年人力來說,也是一個有前景的穩定收入。

每當有人質疑「這真的是門生意嗎?就是巧克力最沮喪的時候。不過,成軍至今已有公部門補助與公益創業獎金,接下來他更希望,企業重視高齡人力活用,像是讓爺奶到門市說故事、輔導老品牌轉型等,巧克力就像是銀髮人力的行銷員,深信表演說故事能讓爺奶「退而不休,老有所用」,更相信這是門好生意。

高齡社會的未來:學習愛自己

搖滾爺奶的戰隊剛剛啟程,巧克力卻看見了更遠的目標:他想開一間「只說Yes(式的)」、充滿正面熱情能量的搖滾公寓,裡頭可以常喝紅酒、開Party,體驗老年瘋狂生活的極限。不過,只限單身及沒有子女的高齡者。巧克力觀察,這些無後顧之憂的爺奶比較能「真正愛自己」。

巧克力從小單親,由媽媽一手拉拔長大,在上大學前13天,媽媽離開了人世。「我沒有自己的父母要養,那我就把自己奉獻給這些為人父母的人吧。」巧克力想在搖滾爺奶們身上找到「如何變老」的各種可能,一起顛覆台灣社會對老年的刻板印象。

圖文摘自:Anke安可人生雜誌 Vol.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