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還原夢想車款

圖/薔子‧Kai 文/Kai

「手工就是有溫度,有我們手掌心的溫度。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古董車?修復的時間很長,投入跟收入不成正比為何還做? 繼續做下去是一種熱愛,對的事情的堅持,喜歡,就沒有妥協這件事!」


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古董車,這跟十幾歲開始接觸外國老車有關,我們這群人幾乎都是早早就開始玩車了。早期的車子為純機械製造,現代車較科技,喜歡老車就是喜歡那種人與機械的純粹溝通,如此罷了。翻修時有多少考驗在等著我們,其中最困難在於「資料的查證」,需要與國外車廠連繫,去仔細了解結構,能由國外訂的到的全新零件就訂貨,已經缺料斷貨的我們就自己訂做。台灣的中小型CNC廠,往往能做出相同的零件替我們更接近圓夢的機會。


還記得第一台入手的古董車,它是蘭吉雅 Lancia Delta,在當年它贏得了許多比賽,發現喜歡的都是70-80年代義大利的車,那個年代的車很有韻味,設計線條前衛且優雅,是現代車做不到的樣貌。然而影響最深的一款老車是車廠公認的夢幻車款,1965年Alfa Romeo GTA Junior,這台車也是車場LOGO設計的靈感來源。近期我們入手了一台Alfa Romeo,下個階段就是還原它當年的風采,完成我們的夢想。

不同的用車習慣,讓台灣要推起手工訂製車有著相當艱辛的路要走,台灣的用車文化是將車子當代步工具及炫富工具。在國外的車廠動輒百年歷史,他們將古董車作為收藏的工具。當然在八年期間目標越來越明確,也期許自身發起台灣的手工車款訂製風潮,「最接近上帝的垂直距離就是現在,我們要做車界的頂端。」

這座車廠裡有很多故事,車體裡鏽化的老金屬,證明了它們對人的忠實服侍,曾經它們載著我們奔馳,副駕來來去去,不曾離開的是它。這台老夥伴,讓它回到光鮮亮麗的外表是我們最後能給的禮物,近期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故事,是一位江先生的故事,某個假日來了通翻修電話,那是一台1989年的Pantiac 2.8 Firebird火鳥,知名影集Kinght Rider讓它家喻戶曉。在電話中我們拒絕了江先生,因為修復後跟賣出的價格不成正比,但聽了他的說法讓我們轉念決定修復。

這部車是江先生的父親江伯伯從年輕時買的一手車,一直都正常的保養和維護,也有車庫停。當天看車時和江伯伯聊的很開心,江伯伯也是愛車人士,年輕時也玩過不少車,言談間感覺的出他的雀躍與自信。火鳥這台車是他的父親年輕時打拼時的車,但如今父親已退休且車已停牌閒置在車庫。相約看車前江先生打了通電話給我,希望我能配合他演個戲,喬裝我是要買車的人,我當然樂意配合!希望這部車整理時到交車全程保密(他會拿錢給父親說車賣了),然後完成的時候給父親一個大驚喜。這樣的案子若只是單純的整理那我們不會接,會請對方另尋或幫忙轉介, 但是...我們接了下來,因為我看到了一份兒子對父親的心,或許沒有把愛說出口,但用行動去做當一個熱情有夢想的技師,在別人身上看見自己敬重的故事。

經典車業Garage Classic 
彰化縣員林市莒光路816號
+886-4 - 832 - 5181 
www.garage-classics.com

圖文摘自:日日好日 春季號 No.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