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的源頭活水

共享經濟是今日公認擋不住的世界浪潮,哪怕衝擊現有法規與傳統商業模式,從交通、住宿到長期照護,業者莫不爭相投入。

採訪撰文/陳幸枝 圖片提供/江雅綺教授、達志影像

共享經濟的概念由來已久,但是「舊瓶裝新酒」後,卻在 21 世紀科技發達的時代碰撞出新的火花。透過網路媒合供給和需求以互通有無的新型態商業模式挑戰各國家法律,也威脅到舊有產業的生存。然而在彼此良性競爭之下,新型態的網路創業不僅為經濟注入活水,傳統產業也悄悄學習對方的創新文化,進而轉型、升級、壯大企業。

景氣低迷催生資源共享

在人類歷史上,共享經濟並非新鮮事,從房屋出租、汽車租賃等,只要能媒合閒置資源與其他需求,都可說是「共享經濟」的例子。

現任台北科技大學智財研究所的江雅綺教授表示,「共享經濟」之所以在近年成為熱門名詞,主要是天時、地利、人和各種條件俱足,才一躍成為鎂光燈下的閃耀焦點。21 世紀數位科技蓬勃發展,孩子們從小學甚至幼稚園就開始使用手機、ipad及 NB 等科技產品,每天在校園內舉目望去,看到年輕學子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成為名符其實的「低頭族」,上課、寫作業也都離不開電腦,數位科技已成為生活中重要的一環。加上大數據的分析技術進步、雲端儲存的成本降低、社交媒體普及的時代,共享經濟是「萬事皆備,只欠東風了」!

此外,2008 年發生金融海嘯,全球經濟下滑,許多人飽受經濟之苦面臨失業危機,為了賺取更多的金錢維持生計,開始有人透過網路平台將閒置的空間、人力等充分利用,媒合供給和需求以互通有無,消費者付出比以前更廉價的費用獲得相同的回饋,這麼好康的商業模式大受消費者歡迎,很快在世界各國掀起熱潮。成功的案例如:媒介司機和乘客,提供便宜便利的叫車服務的Uber;媒合房東和房客的服務,讓訂房變得迅速便利的 Airbnb。這些企業成功經營的成果有目共睹,在創新掛帥的時代,間接鼓舞年輕人競相投入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透過閒置資源的充分利用,邁入另一個爆炸的新時代。

共享經濟 全球新亮點

數位時代初始,業者提供網路平台讓買賣雙方得以互換價金與貨品。而近年來,最具代表性的共享經濟企業,莫過於 Airbnb和 Uber。江雅綺教授指出,過往的平台純粹是媒合「商品」之間的交易,如 Yahoo、露天拍賣網站;Airbnb 和 Uber 則是媒合「服務」之間的交易,她認為兩者存在很大的差異。

與傳統平台模式相比,如今的共享經濟業者 Uber,自己並不擁有汽車,消費者卻有從豪華轎車到摩托車的客製化選擇。在2014 年,每天全球 382 個城市中已有 1 百萬次利用 Uber 搭車的紀錄。Airbnb 亦然,它不擁有任何一間房屋,但 2016 年,Airbnb網站上已有來自 190 個國家、超過 2 百萬筆房屋資料,任君選擇不同風格的住宿空間。

2000 年網際網路興起時,人人驚訝憑空多出來的商機,對於網際網路的前景懷抱無限的希望,並期待憑空創造出來的無限商機。夢想果然成真,網際網路突破時間、空間距離,改變人類的消費習慣,創造一波數位科技時代的輝煌期。共享經濟架構在蓬勃發展的網路平台上,業者運用創意媒介閒置資源成功吸引消費者上網,並創造出驚人的商機,繼數位科技輝煌時代後,共享經濟成為全球經濟新的亮點。

新產業挑戰各國法律

世界各國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煩惱之際,共享經濟如一道曙光般的降臨,成為振興經濟的希望。

正當共享經濟引起全球矚目的眼光,Uber、Airbnb 在全球各地攻城掠地、宏圖大展的時候,卻引起相關業者的反彈,基於新興產業定位不明,衝撞各國政府的法律,引發討論。

江雅綺教授以 Uber 為例,消費者透過 Uber 平台叫車,車資可享優惠折扣,比起一般在路邊揮手叫計程車的車資便宜許多,消費者當然樂於選擇使用這個方便又便宜的消費方式。Uber 進入台灣後嚴重分食市場大餅,傳統計程車業者客源被 Uber搶走一大半,引起計程車業者的不滿。他們憤憤不平地表示,相較於正規計程車司機需要考取職業駕照、不得有前科等嚴格規範,Uber 司機僅需有一般駕照就可上路載客。這樣對司機及乘客都是不公平的,萬一途中任一方遭到性侵或搶劫,責任由誰扛?應向誰索賠?成為法律的死角,值得深思。

「同樣的,Airbnb 也有旅館管理上的問題,」江雅綺教授進一步指出,透過Airbnb 租屋的房客,一旦權益受到侵害,將自己定位為平台角色的 Airbnb 業者並不負起全責,「媒介房東和房客的平台,發生問題時是房東和房客要自己解決的。」

再者,課稅問題也一直困擾各國政府。Uber、Airbnb 是新型態的商業模式,沒有相關法律適用,要向這些企業課稅,有實際層面的困難。

使用者眾才是共享贏家

基於工作需求,江雅綺教授經常到國外出差參加學術研討會,並參觀當地企業經營方式以汲取更多的新知。某次到大陸出差,她站在路邊攔計程車,「在上海,等了老半天竟一輛都攔不到!」焦急等待之餘,最後還是靠飯店人員好心幫忙打滴(滴滴快的),才順利到達目的地。也因此開啟她對於共享經濟更深入的思考:撇開法律問題,市場有所謂供需,科技也是為了讓人類生活更方便而產生,共享經濟正因符合上述要件故得以蓬勃興盛。即使法規鬆綁,共享經濟未來發展業者們仍要各憑本事。「共享經濟創新的地方在於其商業模式,此種商業模式並沒有專利,很容易模仿。沒有專利保護,代表人人都可以嘗試,卻也代表競爭激烈,失敗機率很大。例如 Uber 在中國就踢到鐵板,與提供類似服務的滴滴打車苦戰。與 Airbnb 相似的短租仲介資訊網站也所在多有,只是不少網站都已在茫茫網海中泡沫化。」在推廣技術商業化擁有豐富經驗的江雅綺教授慨然道:「這種App 平台比的不是誰功能最齊全、技術最先進,而是誰有最廣大的使用者社群。擁有最多使用者,才是共享經濟的贏家。」

高齡人口潛藏商機

創新掛帥的年代,世界各國都在尋找新商機,除了為現有經濟注入活水,長期陷於「藍色憂鬱」的台灣同時要面臨人口老年化、少子化隨之而來的勞動力短缺困境,將嚴重影響經濟的成長。未來老人的心理健康、身體照顧等問題刻不容緩,應從現在開始積極著手解決。江雅綺教授分享近期的一個案例: Uber 終於打開了日本市場,獲准在日本西岸京丹後市 (Kyotango) 的丹後町(Tango) 提供服務。丹後町人口僅 5,560 人,是一個高齡化的小鎮,8 年前就已被地方計程車行所拋棄,鎮上的老太太很高興在平板電腦上動一動手指就能叫到車子;Uber 也很開心,終於在日本高齡化社會解決方案踏出第一步。

「我深切認為共享經濟可以著眼在解決這類問題,」江雅綺教授對於共享經濟應用在台灣老人照顧問題上寄予厚望,不管是城市或是偏僻地區,老人是否受到妥善照顧都是一大隱憂。子女離鄉背井到都市工作,獨自留下年邁父母親在鄉下生活,心裡擔心他們的餐食、健康;都市的老人也許物質上富裕,有外勞照顧,但是精神層面卻很貧乏,老人憂鬱症在台灣成為普遍的疾病。江雅綺教授樂見未來更多業者投入,以創意的想法加上現有的網路技術,透過共享經濟模式改善老人「食、衣、住、行、育樂」等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創造巨大的商機,讓台灣經濟景氣燈號由衰退、憂鬱的藍燈,躍升為繁榮、喜悅的紅燈。

圖文摘自:能力雜誌 第7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