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泯滅人性了嗎?

by IVE Photo:Fred Herzog, Granville Street, Vancouver, 1960

朋友和另一半終究是分手了,導火線還是偷吃,不可避免似的。還好我們朋友眾多而且友情又深厚如家人,像這樣在感情世界裡顛簸跌跤受傷的時候,有朋友陪伴總是比較好療傷。

偷吃,顧名思義就是個罪行,這類故事的發生已經從不正常到正常甚至變成日常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真愛難尋的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長相守的伴侶,人們卻還是忍不住想要親手破壞這段關係。以我有限的經歷歸納起來,偷吃的原因有三類:
一,出軌。禁不起誘惑,當下難以控制,所以也算是失誤。通常,會承認出軌,就表示承認犯錯,也認同原來的軌道才是正軌,本質上是想要回到原來的關係的。當然,會不會再犯那就不知道了,可是最起碼這個類型的雙方當事人,對於事件的對錯是有共識的。

二,舒壓。也算是逃避真正問題的一個方式,就有點類似不想面對真相所以轉移注意力,可能心裡已經不看好這段關係了,所以默默地搞砸它。這種類型要看雙方到底有沒有心共同解決問題,然後得到共識才可以一起走下去。因為不去面對真相,就沒有辦法坦然面對彼此,感情關係是維持不下去的。

三,基因。沒有辦法,非要不可。這個人就是沒有辦法只跟同一個伴侶。那麼,這就沒什麼好討論的了,因為是生理構造的問題。

我養過貓,也養過狗,也養過很多種動物。一個豢養者從一開始必須承擔的就是被豢養者的生死責任,從基本的生存條件,到日常生活的照顧,豢養者必須付出,這是不能改變的遊戲規則,特別是對動物。我養狗的時候,因為牠有胃病,不能啃骨頭,所以對於牠的食物,有特別嚴格的管理,粗糙的狗糧對牠最好,所以在吃東西這件事情上面,牠總是得不到滿足,一到外頭亂跑的時候,就會亂吃路邊的東西,或是也接受陌生人的食物,有一次還吃到了老鼠藥,差點出大事。

所以每次我的狗在外頭亂吃東西,我會很生氣,也會處罰牠,但我不會因此棄養牠,或是把牠送給別人,牠也不會因為我罵牠打牠,就不回頭走了。這個狗狗在外面偷吃的現象,不會改善,不會改變,但也不會讓我們分手。牠還是會偷吃,我也養了牠一輩子。為什麼?因為牠是狗。

能不能接受偷吃,不是一個愛的問題,是一個期望值的問題。狗狗在外面偷吃,知道自己會被處罰,但是不認為這是背叛,因為牠對豢養者的愛從來沒有改變過。而豢養者也認知這是個很令人生氣的事,但不會質疑狗狗對自己的愛。人跟人之間對於偷吃的認知,沒有辦法處理成像人跟狗那樣,就是在於一方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忠誠,是關係裡的根本,不論是家人的關係,還是愛人的關係,或是職場上的關係,或是國民與國家的關係。為了保障這個忠誠,讓關係可以持久,決定結婚的兩個人才會簽下約定,承諾遵守規則。在忠誠這件事情上面,人並不如狗,因為人性善變,狗狗的天性就是忠誠,所以人性必須以最大的理性約束自己,遵守關係裡的約定與規則,在每一次我們面臨選擇的時候,在面臨決定的時候,我們必須在當下思考,去想像後果,用著人類的理性,那是動物所沒有的。同樣的,我們也要用最大的同理心去包容,去說服自己信任對方,因為我們也知道人性善變,難以忠誠,我們很容易就不如一隻狗。

所以,偷吃這種事,其實是在檢驗雙方對於忠誠的認知,並不是在爭執愛不愛,我相信能夠忠誠,裡面一定有愛,但是一個愛很多的人,不見得就做得到不偷吃,反而總是以愛之名,到處結下難以處理的關係,最後那些錯綜複雜的關係化成了千絲萬縷的傷痕,不會消失,只能期盼被時間遺忘。

你覺得忠誠很難嗎?不,因為不忠而讓一個你愛的人受傷,說明了你選擇忠於自己的快樂,勝過讓另一個人傷心難過。愛一個人其實是那麼的難,需要那麼多的勇氣與決心去讓一個人知道,我可以愛妳勝過愛我自己,就像妳的父母愛妳,就像妳的狗狗愛妳,我不會離開,不會讓妳受傷,我只想要看到妳笑,只希望妳幸福。真愛不只是維持關係,愛本來就不必去想公不公平,而是樂在付出,能夠這樣愛人的人,當然不會偷吃,他的兩人世界當然比外面更好。只愛自己的人最後都會孤獨的,總是想要離開的人最後也只好去流浪。我們總是在變成父母之後才會懂得真愛,才會從孩子身上找到自己的答案。

或者,偷吃的朋友,你就先承認自己是狗吧,所以你的偷吃不是背叛,你可以接受處罰,但是你不會離開,你希望能夠被愛被照顧一輩子。剩下的決定權,就交給豢養者囉。

圖文摘自:PPAPER Issue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