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而未現的在乎

王偉六

自從王偉六獲頒2011年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工作者」,大家終於開始正視場務的角色,負責架高台、推軌道、放狼煙、擋車擋人、清場、分送、分送工作人員的毛巾等,所有想得到、想不到的工作。

拍攝的生活忙碌且精采,六哥到過許多地方,「總統府、金寶山啊,一般人沒事哪有機會進去?所以經歷很多!」《珈琲時光》拍攝時,他第一次出國,後來還到過京都、巴黎、內蒙、哈爾濱,每部片一拍就是大半年,然後,終於回到家。

只要回到家

回到家,家人能都已經睡了,他們的生活作息總是錯開。從前父親是攝影師,父子倆三天兩頭往外跑,根本王不見王,但是家裡的冰箱總是備好食材。桌上幾盤
切好的水果,透露著家人的在乎。

現在父親聽力不好,又患有心臟病、高血壓,只能待在家裡,六哥會盡量待在家,多陪陪父親,幫忙去菜市場買菜,一起吃頓飯,只是父親需要休息,大部分還是他自己在客廳。

於是他開始打掃,客廳擺著茶壺、佛像、電影海報、雕塑作品,甚至還有熱炒店帶回來的巨大蛤蠣,東西卻雜而不亂,「家嘛,住起來舒服很重要」。

為了一個家

當初一家人湊足了錢付了頭期款,他則負責每個月的貨款,「家」的責任變實際,任何花費之前都會想一下,也少跟劇組人員喝酒了。他說跟家人的關係只是「還好」,笑說至少喝酒之餘還會拿錢回來養家。但是場務的工作不受重視,少有成就感,收入也不固定,三十幾年,他終於買棟房、買部車了,這還不是為了一個家?

今年底剛繳完貨款,六哥說早個二十年,也許會買更好的房子。不過很夠了,屋內空間大,父親即使不方便出門,也能在屋內散步,做些簡單的運動。採光、通風良好,冬日午後的陽光正暖,他在這兒靜靜享受工作之後的悠閒,等待父親午休過後一起晚餐。

最後六哥說:「家是避風港。」沒有任何形容詞,卻非常實在,正如他的人一樣。

圖文摘自:潮人物雜誌 Vol.7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