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波好萊塢青春片浪潮

「我鍾情於反映生命本身的作品,」著名的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Francois Truffaut)如此說道。楚浮後來以《四百擊》The 400 Blows一片成名,他一生最鍾情於拍攝的就是青春片,或者說成長電影。對楚浮來說,青春是每個人都可以產生共鳴的時光。

在過去的幾年,好萊塢也出現了青春片復興的趨勢。2014年的《年少時代》Boyhood是一個很重要的徵兆,這部電影企圖用一種新鮮的方式敘述成長。今年的秋季檔,好萊塢的青春片數量大幅增加,這些電影並非簡單的復興傳統的青春片故事,而是儘量展現一些新事物。描繪我們沒有見過的孩子,講述我們未曾聽過的故事,安排我們未曾實驗過的敘事方式。

《月光男孩》Moonlight充滿了優雅的影射和不同尋常的結構,《二十世紀女人》20th Century Women描寫了處女潮流變動時刻的一位男孩的心路歷程。《最佳閨蜜》The Edge of Seventeen聚焦於一名充滿了顛覆性哲學思想的高中生。《2016美國甜心》American Honey有志於解構公路片。《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充滿了隱喻,一棵神秘的會說話的樹幫助一名年輕的英國男孩救治他母親的疾病。另外必須強調的是,這些電影還具有一些非同尋常的青春片元素。《月光男孩》的主角是一位同性戀傾向的黑人男孩。《2016美國甜心》中的流浪兒來自一個代孕家庭。甚至還有紀錄片的題材表現青春。《最美好的事》Best and Most Beautiful Things記錄了一位二十歲的失明年輕人如何找回自我的故事。

「我覺得我們太溺愛我們的孩子了,他們很孤獨,但我們成年人總是躲避這一點,就像是故意視若無睹一樣,」《怪物來敲門》的導演胡恩安東尼奧巴亞納(Juan Antonio Bayona)說道。「為什麼這樣?我覺得我們應該找到一個方法,就講述那些我們害怕說出來的關於孩童的故事。」

《月光男孩》的導演 Barry Jenkins對自己的這部電影很有信心。電影講的是男孩從小孩到二十歲左右的青春時光,但沒有使用類似《年少時代》高度編年體的手法。

「我不想讓影片的敘事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展開,我想跨越幅度大一點,」Jenkins說道。「當你聚焦在那些時光的時候,你便會理解他們的成長,感受到成熟是怎樣一種狀態。」

《最佳閨蜜》的主角是一名高中女生,性格很怪,但故事的走向卻大大超乎觀眾意料之外。影片的另一名主角老師,是一個並非睿智且沉默寡言的人。但女生並未成為她的犧牲品。她誘惑了同學,但這種行為卻並未像一般的青春片會表現的那樣引起強烈反應。相反,她得到了她要的東西,也認清了自己不要什麼。影片似乎著力於表現一種痛苦又充滿深沉思索的感悟。

「影片是要以一種真實的方法去捕捉女孩生命中的真實時刻,」導演Fremon Craig說道,她的另一個身份是記者,為了這部電影她探訪了很多學校。「那樣做的話,你只需要聆聽真實意見即可。」

實際上,《2 016 美國甜心》、《二十世紀女人》、包括去年的《女孩愛愛日記》The Diary of a Teenage Girl、甚至Garret tZevgetis的《最美好的事》都顯露了強烈的寫實主義傾向。更加不同於那些充滿俯瞰觀點的青春片的地方是,這些電影都聚焦於孩童的觀點,他們的困惑,自由,脆弱,生澀。

在《最美好的事》中,主角蜜雪兒史密斯(Michelle Smith)大膽的表達她的憤恨之情。

「我知道人們認為這麼做有些荒唐。但這就是我,」她說道。「他人的無視不會成為我的負擔。我就是做我自己。」

生活中的史密斯充滿熱情,經常大笑,聳肩。「人們認為我是個角色,但不是,電影裡的我就是生活中的我,」她說道,「我喜歡那些描述真實孩童故事的電影。我們需要這樣的作品。」影片的製片人Ariana Garfinkel說道,「我認為目標應該是展現年輕人的真實視角。你不能用成人的眼光替代他們。」

「現在讓我感到有意思的是,你會發現有一股新的潮流在醞釀,」紐約大學專門研究青春片的Julian Cornell教授說道。「我們之前有了一大波類似《飢餓遊戲》的黑暗青春系電影浪潮,現在他們正在被嚴肅的、更加私人化的電影取代。」他認為這種趨勢的轉變也是時代變化造成的,911事件後,敵托邦寓言成了時代的 症候,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焦慮漸漸消失,人們更加關心個人化的問題。

圖文摘自:iLOOK 電影雜誌 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