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給了個山欽灣

我最想打的球場,非海南山欽灣莫屬。其一,這座球場是中國高爾夫30多年發展的一個巔峰,一個休止符,機緣種種,以後若干年難有後來者了;其二,球會門檻太高,據說什麼紀檢組都會被拒之門外,幾番周折才得以入內,可見其森嚴。嘿嘿,算我走運,終於站到了山欽灣的發球台上。

是的,在第1洞發球台上,我出現了輕微腦震盪。

每逢有會員來山欽灣,美籍總經理Joey Garon只要在,一般都會陪著前往會所外的第一洞。我們兩組人,他更不例外。在一片練習果嶺後邊,豎立著一尊岩石,形如大拇指,是前中信董事長王軍從五指山上選來的,據說大卡車運著巨石進來時,路基都被軋壞了。寒暄、合影之後,一一開球。

我驚異的是,前一組居然在練習果嶺一角開球了。再細看,發球樁很容易被忽略,是兩隻陳年竹筒,確實在此開球!發完球,我問會員T:「每個發球台都是這樣?」T說:「都是這樣,沒有專修發球台,主要是想保持一種自然風貌。」
大多發球區與球道都連為一體,只是插了兩支竹筒而已。習慣於站在發球台上開球,會有些不適應,一不小心就會錯過。

還有一個細節讓我暗暗吃驚,就是全場沒有碼樁和碼標。一個世界一流球場不設碼標,我是第一次遇到。

開始我沒有留意,到了第二洞我才發現,球道兩側沒有碼樁;轉悠著在球道上尋找,還是沒見。球童說:「別找了,沒有碼數標誌。」我頓時想起一篇看過的報導,說山欽灣不設標識,打球人或許不適應云云,我這才恍然醒悟。

好在球童服務周到,且球車可以開上球道,車上裝著GPS屏,足夠我受用。

山欽灣就是這麼任性,卓爾不群。

再講一個細節。

山欽灣的球車道時斷時續,並不完整。在坡度較大,行走不便的地段,或者在前後兩洞的過渡區,才可以看到部分球車道。那種球車道呈深褐色,水泥加小卵石,看似無心,其實別有一番深意。在球場的部分球道,有幾條殘垣斷壁,以前海防工事的遺留,彷彿鎮場之寶。殘牆也是深褐色,也就是說,球車道修舊如舊,與那段歷史呼應起來。

為了這不起眼的球車道,許多人煞費苦心,前後試驗了六七種樣本。

一次,中信董事長常振明前來視察,一場球打下來,他幾乎沒有言語。陪同的人很想聽聽他的看法,就問:「董事長,球場怎麼樣?」

許久,常振明才說:「球車道做得非常好。」

後來已經離休的王軍聽說此事,笑道:「他還真識貨,真懂球場!」

但在設計師比爾庫爾的圖紙上,是沒有球車道的。他的用意是,拋開一切人為因素,讓人們完全沉浸於自然中,其中包括步行打球,連球車他都不想要。

不過後來分歧來了。投資方、施工方認為,山欽灣屬於海邊丘陵球場,起伏較大,完全步行打球不妥,畢竟很大比例的會員不再是年輕人了。既然開車打球,沒有球車道自然不便。但他們又不敢向比爾庫爾直說,於是搬出了老闆王軍。

王軍覺得此言在理,就建議比爾庫爾考慮一下中國球友的實情。比爾庫爾說:「你不是說設計上要我做主嗎?」在他看來,不設球車道與不設碼標一樣,是不容商議的,否則山欽灣的韻味就一掃而空了。

雙方各退一步,在部分路段鋪設車道。

山欽灣對於彼此來說都是一件藝術品,容不得半點含糊,到了苛刻的境地。

山欽灣地處海南萬寧龍滾海濱,距離博鼇十幾分鐘車程。這塊地是當年王軍發現的,他乘直升機在東線海濱上空盤桓,俯瞰到一角懸崖凸起,伸向大海,雪白的海浪拍打懸崖,讓王軍想起了圓石灘。

直升機降落在那座崖角附近,也就是球場第16洞發球台一帶。海邊有懸崖也有海灘,高低錯落,美不勝收。腹地是丘陵,間或還有幾片池塘,是高爾夫球場的難得寶地。王軍經常念叨,世界級球場是老天給的,山欽灣就是上蒼的饋贈。
就這麼定了。

我們來的這天陰雨,偶爾放晴片刻,這讓我領略了山欽灣晴朗之外的變幻多端。大晴天多無趣啊,就像蘇格蘭人說的,風雨是高爾夫的一部分,是羊排上的作料。
我打了93桿,前九50桿,後九43桿。打到第八洞時大雨如注,我們只好躲到第12洞的休息亭喝起了香檳。波瀾壯闊的南海,此時煙雨迷濛。

我的看法是山欽灣並不難,標準桿71桿,球道全長6894碼,藍梯不過6517碼,在當下屬於難度偏低的球場。當然,風雨天氣另當別論。

難度主要集中在坡度上。

由於是丘陵地形,在坡度的拿捏上很費思量,稍有不慎就會受到懲罰。下場之前,會員T就提醒我們,第一次打山欽灣都會吃虧,因為目標與落點可能會大相徑庭。打過幾洞我才體會其中的滋味,球道傾斜著,打到中央,球會順勢無休無止滾動,進入長草乃至灌木,相當恐怖。但樂趣也在球的滾動之中,在晴朗乾燥的時候,球道又乾又硬,又會出現意外驚喜。第16洞是301碼的四桿洞,T就經常一桿on;在五桿洞的第二洞,我也兩桿把球攻到了果嶺前緣,借助的都是滾動。

由於坡度,站位也須格外小心。山欽灣的球道不長,果嶺不小,加之坡度和10上下的速度,三推四推極易出現。

說山欽灣,還得說說比爾庫爾。此人我以前見過兩次,年逾花甲,一頭銀髮,連T恤衫和牛仔褲都是白色的,似乎流露出保守自律的個性。他很紳士,時常面帶笑容。早年他在著名設計師彼特戴門下當助理,後來跑到德州自立門戶,並攜手名宿班克倫蕭,開始施展自己的設計理想。他的作品包括沙丘、班頓峽谷、老三明治等球場傑作,如今炙手可熱,是新古典主義的旗手。

山欽灣這個項目,原來王軍挑選了一個設計師,是榮智健推薦的。僅僅150萬的設計土方量,就讓王軍疑惑,難道這塊地不好嗎,需要這麼大土方?比爾庫爾粗略計算的土方不到20萬,他反對大土方量設計,反對肆意開山劈石建造球道,認為球道是從自然地塊中發掘出來的。

王軍大悅。

比爾庫爾被授予重權,一切圍繞著他運轉。人們戲稱山欽灣的「三無工程」,無預算,無施工圖紙,無工程進度,就是為了一座極品球場可以不惜代價。在思路和方式上,比爾庫爾一下把這個項目拉回了百年以前,回到老湯姆莫里斯時代。他反覆在海邊灌木中行走,經常渾身掛彩。他只是手繪一張張球道圖,然後就開始施工,並隨時進行調整。他自己駕車,在烈日下做果嶺和沙坑造型。這麼說吧,假如其它球場是機器生產的,那麼山欽灣就是手工製作的。合同約定,他到現場不得少於70天,實際上他達到了120天。

山欽灣的投資方是中信地產,原來球場有別墅專案的規劃,但比爾庫爾提出最好捨去,許多世界級球場不要地產內容,目的就是讓人享受純粹的高爾夫與大自然。中信地產老闆李康聽說此事,急火攻心。但王軍認可下來了。

聽著這些故事,我心生敬意。

在球場上可以發現,每一塊果嶺都出現在意外但又妥帖的地方。比如第二洞,本以為是腹地,但打第二桿時會發覺,果嶺剪影驚鴻一現,遠遠橫亙在海平面中,視覺衝擊難以言表。再比如第八洞,比爾庫爾本人最喜愛的三桿洞,是一個下坡三桿洞,左邊是灌木,右邊有一片墨色的麻黃林,在隨時變幻的海面背景中熠熠生輝。果嶺幾乎兩千平米,在一片極其古樸的沙坑襯托下,顯得巧奪天工。

這些都是設計師靠雙腳走出來,靠雙眼發現的。

正是雨季,球場一片翠綠。

不過這不是比爾庫爾想要的草坪。他說,球道和果嶺應該更自然,即使發黃也無礙,即便出現一些病害也不必擔心。他交代總經理Joey Garon,多採取物理方法維護球場,比如打孔、補沙,勿用化學方法養護球場,用藥、施肥、殺草慎之又慎。

想想他主持改造的美國松林二號球場,就知道他的本意了,老天給的,就要還給老天。

確實出現了一些草坪疾病,幾條球道可以看到病斑。據說有一次,中信地產李康董事長前來打球,見此情形,叫來草坪主管一通訓斥:「不儘快治好,我就撤了你啊!」

王軍聽說,笑道:「那我就先撤了李康!」

山欽灣開張之後,在圈子裡震動不小,2013年就殺入美國《高爾夫》雜誌的世界百佳榜單;2015年更進一步,從榜單的第78名升至第47名。在球會珍藏的設計師球道手稿裡,我看到了不少知名球員、專家的留言,可以說好評如潮。
但也有不同看法。會員T就講了一段插曲。

有一次,一個日本人突然造訪山欽灣。他自我介紹說,他是百佳球場評委,這次來是考察球場的。他不下場打球,只是要輛球車實地觀摩。

事畢,他與Joey Garon聊天,他對收尾的後三洞提出了質疑,認為設計上並不完美。最後他說:請原諒,我不會把票投給山欽灣的。

後來Joey Garon還邀請過他,但那個評委再未露面。

三個收尾洞極為壯觀。第16洞是個短四桿洞,落差最大,大約有三、四十米,一桿攻上果嶺並不奇怪,趣味性極強。第17洞也是一個短四桿洞,右手是黃色的沙灘,破浪翻滾,左邊則是雙球道,綠茵似乎波紋蕩漾,與海面呼應開來,意蘊萬千。第18洞更短,藍梯只有290碼,順風時可以直攻。但要穿越一道懸崖,一道可怕深澗。不能冒險的話,則取道右面的狹窄球道。果嶺是難點,傾斜多變。

一支舒緩曼妙的曲子,至此激奮起來,出現了連續強音。這是我的感覺。那位日本評委的看法,也算一家之言吧。

還有一個「收尾洞」,決不能落下。

離開最後一洞回到會所,要經過一條防空洞,大約七、八十米的樣子。停下球車,清理妥當,然後在音樂的伴奏下,乘坐小型電梯進入會所,絕無僅有。

與球道上的陳年斷壁一樣,這道防空洞也是軍事工程的一部分。1974年前後,中越在西沙群島發生海戰,山欽灣位置重要,南海艦隊在此修築起一座導航站,特為艦船導航。防空洞裡有設備間、油料庫、物資房。球場修建時偶然發現,整個防空洞被雜草灌木覆蓋,形同一個廢墟。
山欽灣一場球,人世間三十年。

數說山欽灣球會

●山欽灣球會定位於頂級私人俱樂部,會員以中國內外大企業家為主,人數上限330位。目前球會有會員20人。

●球會試行嚴格會員制,謝絕訪客,嘉賓須由會員陪同下才可以打球,每次最多兩組人。會員可以不下場打球,但必須到場。嘉賓打球價格為3500元人民幣,會員免費。

●球會會籍價格起步500萬人民幣,每增加10人上漲100萬人民幣。目前會籍價格為600萬人民幣。會籍類型分個人會籍和公司會籍,目前在售的是尊享會籍。球友加入俱樂部,必須有一位以上會員推薦,並由球會執委會審核邀請才能入會。

●山欽灣目前是世界白金俱樂部的成員,該俱樂部成員包括聖安卓、皇家墨爾本、奧古斯塔、日本東京等數十家球會,成員間定期舉辦各種賽事交流活動。

●球會開業後獲得了世界級榮譽,包括2013年世界最佳新球場、2013年世界百佳第78位、2015年世界百佳第47位。

圖文摘自:ONEGOLF玩高爾夫 第6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