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媒體的墮落與良心

今年奧斯卡獎最佳影片《驚爆焦點》Spotlight是一部非常典型的新聞行業電影,這是一部各方面尺度都控制的非常平衡的電影,戲劇性、角色塑造、主題宣揚,都把握的非常出色。這部電影再度勾起人們對於大眾傳媒題材的興趣。任何人,無論從事什麼行業都不可能不受大眾傳媒影響。好萊塢對傳媒行業也非常關心,因為這是一個蘊含了正義與邪惡、謊言與真相的行業。大導演比利懷德(Billy Wilder)曾說,「新聞媒體電影最容易出故事,這是我願意幾度拍攝這類題材的原因,當然故事之外它還可以引人深思,而這種深思是全面的涉及到社會本質深處的,所以可貴。」

作者/小周、阿唐、小浦

為「注意力經濟」左右的現代大眾傳媒

現代社會與古典社會有著大量本質化的差異,如果從物質層面來看,現代社會各種技術領域日新月異的突飛猛進自然遠遠的有別於古典社會。其中大眾傳媒的發達更是造就現代社會最顯著的一系列「現代」特徵。從本質上來看,大眾傳媒最根本的職責就是報導新聞,報導新聞的目的是要讓人瞭解社會的真相,真相愈多,謬誤悲劇發生的就愈少。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大眾傳媒還擔負了類似法庭審判、主持正義的重要倫理職責。但是消費主義降臨、全球資本主義興起,使得大眾傳媒對於自身的職責愈來愈模糊,注意力經濟(收視率、發行量、點閱率)很多時候成了大眾傳媒運作的基本法則。比利懷德名作《倒扣的王牌》是最好的例子,本來最簡單的救死扶傷職責大眾傳媒非但不去履行,反而變本加厲的去放大事件的戲劇性,最後導致無可挽回的慘劇發生。懷德的這部電影是對傳媒行業罔顧自身職責,一味博取社會注意力的行徑的最好諷刺。

從行業本身來講,電影業非常喜歡拍攝傳媒行業,今年奧斯卡獎的最佳影片《驚爆焦點》就是一部新聞電影。美國有相關的統計資料顯示,好萊塢電影最不喜歡表現的行業是會計,新聞記者則與警察、律師、醫生一樣,是最受大銀幕青睞的行業之一。這裡面的緣由想想也非常有意思。比如記者這個行業,其實是非常個人主義的,很少有成群結隊的記者一起去執行一項任務,今年的《驚爆焦點》雖然主角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團隊,但人數也並不多,所以它最多算是一部群戲電影。而個人單槍匹馬的深入敵營,揚善懲惡,正是美式個人英雄主義最酷愛的一種精神特質。除此之外,記者行業探究真相的職責,使得故事天然的具有懸疑感,而探尋真相的過程往往不只是簡單的解謎過程,更是讓觀眾瞭解洞悉社會百態的過程。非常喜歡拍攝新聞類電影的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就表示,「電影人對社會有職責,銀幕是調動觀眾好奇心的最佳武器之一,新聞行業具有天然的故事性,這是觀眾願意觀看新聞電影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此一來,你可以把你自己對社會的觀察融入其中,表達出來,觀眾自然而然會被你影響到。」當然大眾傳媒決不僅僅等同於新聞記者,真正創造了億萬觀眾的電視節目千萬不能被遺忘。

好萊塢惡塑記者形象

記者素來有「無冕之王」的雅號,但是好萊塢對於記者形象的塑造卻有點流於負面。記者在好萊塢電影中常常變得有點自說自話,與被採訪對象之間的關係可以隨意親近。在《迫切的任務》True Crime中,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扮演的記者,居然採訪著採訪著就把上司的老婆給睡了。這是好萊塢電影中男記者慣有的形象,最經典的如《羅馬假期》,葛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ck)和赫本這對郎才女貌組合,赫本扮演的是公主,畢克扮演的可是記者,記者居然連公主都可以搞定,還有比這更浪漫的事情嗎?更浪漫的職業嗎?女記者也不是省油的燈,伍迪艾倫歐洲三部曲的第二部《遇上塔羅牌情人》Scoop,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扮演的是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可是剛一出場就跟受訪者訪問到了床上去。

可以簡單列舉一些好萊塢電影中記者的特徵:不修邊幅,髒話連篇,酗酒,抽煙,泡妞,家庭失和,人際關係糟糕,與上司的關係尤其惡劣,個性強烈,個人主義傾向嚴重,反體制到反人類的地步,真相永遠是唯一的最高原則。在這裡,還可以把記者和作家、偵探、檢察官比較,在好萊塢的電影中,這些都是非動作化的孤膽英雄。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執導的《薩爾瓦多》Salvador,裡面的主角波爾是很典型的一個例子,這人表面上有點玩世不恭,但其實非常盡職負責,為人有底線,還敢於挑戰國家政策,為了主持正義不惜一切代價。

好萊塢銀幕中的新聞媒體形象

一般來說,電影史學家通常認為好萊塢最早有影響力的記者電影是1931年上映的《犯罪都市》The Front Page,這是根據百老匯話劇改編的一部記者電影。1931年的這個版本是第一次把話劇搬上銀幕,這部電影當年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按照學者Ghiglione以及Hewitt的說法,這部電影迄今依然影響著當代新聞界人士的言行舉止,很多人從事新聞行業甚至就是受到了這部電影的影響。聽聽影片的故事就可以想見了,一個殺人犯在行刑前夕越獄逃走,來到了報社,之後被兩名記者藏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市長要加強打擊犯罪,這是為了選票;記者則不斷追求著獨家新聞,這是不讓犯人見到其他人,多方勢力就這麼糾纏在一起,構成了一齣全員腐敗的噩夢。這部電影之後多次被搬上銀幕,1940年的版本《女友禮拜五》His Girl Friday,因為夾纏著愛情線索,成為經典的神經喜劇。1974年,比利懷德的版本《滿城風雨》又恢復了原名,影片更注重對白對記者行業特色的表現。

時間進入六、七十年代後,全球冷戰進入高峰,各國政府的政治生態都很不平衡,好萊塢在這個階段大拍新聞電影。《大陰謀》、《螢光幕後》、《大特寫》等經典新聞電影相繼出現。尤其是揭露水門事件醜聞的《大陰謀》,已經被稱為「提升新聞業水準的一座歷史豐碑,將美國記者的地位抬高至神秘的位階」。而《螢光幕後》則瘋狂的描寫電視業為了收視率居然連殺人的勾當都幹了起來,主角直接毫不避諱的講出了「電視不講真話,電視他媽的只是遊樂場!」最近三十年,好萊塢對新聞媒體業的描繪更多呈現出多樣化的形態,個人英雄主義與樸素真實描繪都有,也有像《索命黃道帶》這樣的極端電影,新聞媒體想盡辦法要找出真凶,但卻無能為力,歷史永遠是一團死結,無人可以打開。

圖文摘自:iLOOK 電影雜誌 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