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親和力的古厝文化 宜蘭鑑湖堂

已有超過百年以上歷史的宜蘭鑑湖堂,是宜蘭縣境內規模最大的家廟,其間雖然一度嚴重毀壞,但也經歷了兩次的整建,還在2004年成立了宜蘭縣鑑湖堂文化協會,積極的進行鑑湖堂文化及景觀的傳承。

text/photo﹣趙立偉

位在宜蘭市進士里的鑑湖堂,是宜蘭旺族陳氏家族的家廟,佔地廣達4公頃,包括了陳氏家廟、居住的三合院、半月池以及一間書院,是宜蘭境內規模最大的家族聚落,陳氏的祖先於清朝的咸豐年間來到此地發展,旋即蓋起了這間家廟,而後隨著家業逐漸的擴大,家族聚落的佔地面積也逐漸加大,最盛時其祖產面積可達到三百餘公頃,可稱得上是宜蘭地區最具影響力的旺族,連當時的宜蘭知縣彭達孫及蕭贊延都曾送過牌匾,而陳氏家族裡更是人材輩出,在清朝時期就曾出過一位武舉人,四位武秀才,兩位貢生以及一位稟生,可說是進士里之光,其後鑑湖堂曾一度年久失修而嚴重毀壞,陳氏家族因此而進行了兩次的整建,將半月池改建成一個生態池,而鑑湖堂也開放一般民眾參觀,同時還為此成立了一個文化協會,將鑑湖堂的文化與景觀介紹給大眾。

擺厘的驕傲

宜蘭市的進士里舊時稱為擺厘,早期是原住民族噶瑪蘭族擺厘社的居住地,因此 而得名,擺厘在原住民語中指的是水邊的高地,由此可知這裡是一個相當適合居住的地方。擺厘社在噶瑪蘭族裡只是一個小小的聚落,在早期的記載中,稱居住在蘭陽平原上的原住民為蛤仔難三十六社,而這三十六社中就看不到擺厘社的記錄,在後來的研究得知,當時噶瑪蘭族的聚落數量遠遠高於三十六社,甚至有超過七十幾個社,而三十六社的數字只是當時人們簡化後,並取其較具規模的聚落而記載,所以才找不到擺厘社的記錄。

擺厘社因為只是一個小小的聚落,所以在清朝將宜蘭納入版圖後,在行政區域的劃分上,擺厘都一直依附在珍珠滿力社之下,直到日治的後期,擺厘都還是隸屬於宜蘭的員山堡珍珠滿力庄所管轄,直到國民政府領台後,在進行了第一次的
全台灣行政區域重劃時,這才將擺厘從珍珠滿力庄分治出來,同時改名為進士里。

雖然陳氏家族在地方上相當具有名望,在社會上也有相當的貢獻,家族中的鑑湖堂還被列為宜蘭地區規模最大的家廟,他們甚至還被稱為擺厘的驕傲,但鑑湖堂所在的擺厘地區,在被改為進士里之時,卻不是因為他們的關係,而是取自宜蘭 地區唯一的進士楊士芳,他曾經在擺厘地區居住過一段時間,因為這個關係而將擺厘改取名為進士里。

由此看來楊士芳的風頭似乎蓋過了陳氏家族,但在擺厘地區的居民,甚至是宜蘭 市的市民,都還是將陳氏家族看成是擺厘的驕傲,這除了是因為他們龐大的家業,還有一點是陳氏家族與擺厘,甚至是宜蘭的淵源頗深,他們從台灣的西部平原搬遷到宜蘭後,在此地發跡,成為一個大家族,不僅人才輩出,家業更是龐大,但他們仍不忘回饋鄉民,設立書院,教學鄉長,所以當地人也會稱呼他們為陳老師。

在鑑湖堂重建後,陳氏家族甚至將廟堂開放,提供給學子進行研究,或是舉辦各種活動的場域,舊時的半月池還闢建成一個生態池,除了在都市化後的水泥叢林裡增添了綠色生機外,也提供為生態觀察的場所,這種回饋鄉民,與居民們融為一片的作法,難怪陳氏家族在擺厘地區居民心中的地位是如此的崇高。

水清如鏡之地

其實陳氏家族從中國大陸的祖居地移民到台灣開墾時,早期的時候並不順遂,根據記載陳氏先祖在1768年時就從福建的漳州來到台灣,最早落腳在苗栗地區,辛苦經營了約四、五十年,卻因為漳泉械鬥以及土匪橫行,於1823年時舉家搬遷到宜蘭,一切從頭開始,他們初到宜蘭時落腳在員山的鴨母寮,事實上鴨母寮因為地理環境的關係並不適合開墾,所以在經營了約二、三十年後,家族裡有一支成員又回到了苗栗發展,另一支雖留在宜蘭,但卻搬遷到珍珠滿力發展,因擺厘就在珍珠滿力附近,當陳氏的家業逐漸擴大後,也就漸漸地涵蓋到了擺厘地區,但為何會稱為擺厘陳氏呢?因為在陳氏的家業札穩根基後,家族裡主要居住的房舍及家廟就蓋在擺厘地區,因此被認為擺厘是陳氏家族的根據地,也是家業發展的中心。

根據研究及調查指出,陳氏家族來到宜蘭時,是由家族中的敬字輩所領導,在鴨母寮發展了二十餘年,小有成就後,家族事務也陸續交棒到下一代的宣字輩,這時宣字輩中的陳宣浮決定回到苗栗的後龍發展,而陳宣梓及陳宣石兩位堂兄弟
決定將鴨母寮的家業轉移到珍珠滿力發展,他們利用招租開拓墾地起家,然後再以科舉功名壯大家勢,難得的是他們不斷地回饋鄉里,成為地方上的驕傲。

陳氏家族將家業轉移到珍珠滿力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珍珠滿力與擺厘一樣也是噶瑪蘭族的一個部落社名,但它的規模顯然比擺厘社大了許多,以前的漢民族將噶瑪蘭族稱為蛤仔難三十六社,又以蘭陽溪為界,以北的稱為西勢番,以南的稱為東勢番,珍珠滿力與擺厘即屬於西勢番,蘭陽平原因為叢山峻嶺及海洋等天 然屏障,一直被漢民族視為開墾的畏途,直到十八世紀末,吳沙大規模率領墾戶 進入蘭陽平原,這才正式開啟了宜蘭的開墾史,然而也引爆了漢原之間的衝突,漢民族挾帶優勢的武力,不斷的逼退噶瑪蘭族在蘭陽平原上的勢力,最後逼得噶瑪蘭族退守到珍珠滿力、哆囉美遠以及辛仔罕三個社,希望以此為根據地,再逐漸向北討回失去的家園,不過大量的漢移民只有讓情況更加的嚴重,不僅逼得噶瑪蘭族交出了珍珠滿力社,全面退出西勢番的勢力範圍,還一路退出整個蘭陽平 原,最後定居在花蓮的新社,也成為現今全台灣唯一僅存的噶瑪蘭族後裔。

噶瑪蘭族在危急存亡之際,會選擇在珍珠滿力社力圖振作,希望以此為根據地討回失去的家園,可見得珍珠滿力社的地理環境有其優勢存在,而陳氏家族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將鴨母寮的家業轉到這裡,同時將家宅與家廟設在擺厘,這時的陳氏家業雖然還在發展的階段,但也已經具有一定的勢力了,所以在蓋家宅與家 廟之初,就已經有一定的規模了,而他們為了感念先祖,表現出不忘本的精神,而將家廟取名為鑑湖堂,取其陳氏先祖在中國大陸福建的祖居地,因水清如鏡而稱為鑑湖。

重現往日的風采

雖然陳氏家族在地方上的勢力已經大不如前,但他們還是具有相當的重要性,就連國史館裡的台灣文獻館,為了研究台灣的家族史,而選定一些與台灣開墾發展 上有重要關的家族,以進行調查與研究時,都不會忘了宜蘭擺厘的陳氏家族,而委託了陳進傳教授與朱家嶠先生共同編攥,於2005年正式出版了「宜蘭擺厘陳家發展史」一書,並選定在宜蘭的鑑湖堂舉辦了新書的發表會,這對於陳氏家族而言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因而進行了家族的總動員,除了全程參與新書的發表會外,還主動的舉辦了戶外的畫展,寫生及攝影活動,甚至還請來了交響樂團的演奏等,相當的熱鬧。

現存的陳氏古厝包括花園一共佔地4.5公頃,乍看之下面積頗大,實際上已經比最盛時期小了許多,來到古厝首先看到的就是由半月池改建的生態池,事實上,在早期的大宅前挖鑿半月池的設計,一般常見在客家的古厝,而陳氏的祖藉是福建,古厝的設計也是標準的閩式三合院,卻會有一個半月池的設計,這是相當少見的。生態池裡除了栽種了許多的水生植物外,特別的是還設了一個竹製的鴨寮,似乎在傳達陳氏先祖來到宜蘭時,曾在鴨母寮發展的歷史。

從半月池旁就可直接來到鑑湖堂,堂廟前有一座獨立的牌樓,早期在這裡可能 設有圍牆,否則這座牌樓獨自立在這裡,看起來還真有些突兀,鑑湖堂的門口兩 側分別掛了門聯,題曰「鑑潁發干支堂前登科兄及弟」、「湖川分萬派堦下親續子 傳孫」,橫聯是「西山爽氣」,上方的牌匾寫著「書香世冑」,鑑湖堂原本就是陳氏的家廟,因此供奉著祖先的牌位,一旁還有陳氏來台後的一世祖、二世祖以及八大房的畫象及文字記載,清楚地說明了陳氏祖先來台發展的歷程。

早期的陳氏古厝是一個龐大的家宅聚落,有八大房共居此處,現今只殘存第四房及第八房的古厝還保留在鑑湖堂的週邊,古厝前的內埕則是擺放了一些舊時的器物,像是給練武的子弟用的方斤勇石,舊時古厝拆卸下來的石板,以及祖先 的石碑,也有一小段殘存的圍牆,從圍牆上可以看到先用留有槍孔及狗洞,外張內縮的槍孔設計,可由內部伸出槍管向外射擊,狗洞則方便夜晚所飼養的家犬出 入巡察之用。

在離鑑湖堂的不遠處則是舊時的登瀛書院,是陳氏後輩及後來的鄉里子弟讀書 學習的地方,現在則改供奉關聖帝君,左右各陪祀南宮孚祐帝君及九天司命灶君。與鑑湖堂比較起來,登瀛書院的保存就比較完整了,包括了房舍外的紅磚圍牆都保存得很好,可以知道地方上的人士包括了日治政府,對於這幢教學鄉長,培育 英才的書院可說是禮遇有加。

展現大宅的親和力

陳氏家族來到宜蘭發展近兩百年,在先祖辛苦的經營之下,成為了宜蘭地區首區一指的大家族,而後代的子孫也相當的爭氣,不僅承接了先人的祖業,還將其發揚光大,被地方上稱為宜蘭擺厘的驕傲,其後雖然在日治後期被強徵了大部份的土地,以及五、六十年代社會環境的變遷,導致後輩子孫多數到外地尋取發展,而座落在擺厘的祖厝曾一度嚴重的毀壞,在家族成員的努力之下,不僅將殘存的古厝恢復了舊日的風華,也承接了先人的風采,將重修後的古厝開放參觀,還不時舉辦各項的活動,為地方上盡心盡力,展現出了大宅的親和力。

圖文摘自:愛台灣旅遊誌 Vol.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