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化的《史帝夫賈伯斯》

丹尼鮑伊(Danny Boyle)執導的這一版《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對觀眾而言很新鮮的一點可能是,蘋果電腦創始人賈伯斯的形象看起來比他們想像的要複雜很多。

愛爾蘭/德國裔男星麥克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在片中扮演了賈伯斯一角,這使得這角色更有點疏離,「很明顯,」法斯賓達說道,「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史帝夫賈伯斯。」

因為影片參加了紐約影展,法斯賓達也出席影展,所以他參加了大量宣傳工作。在訪談中他必須時時面對相似度的問題。「我和丹尼說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我比起來,克利斯汀貝爾要像賈伯斯很多,』」法斯賓達說道。「他的回答類似,『我對像不像這事沒興趣。我只是要去表現這角色的能量和本質。』」

這種精神層面的真相確實是影片的核心,它要講的是一個著名的站在時代前端人士如何處理志向,處理才華與氣量的關係。

影片改編自Walter Isaacson暢銷的傳記,由金牌編劇艾倫索肯(Aaron Sorkin)撰寫的這個劇本風格有點類似莎士比亞式的室內劇,橫亙了賈伯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三個時刻。就人物關係而言,它觸及到賈伯斯與蘋果前CEO執行長約翰史考利、與蘋果公司合夥創始人史帝夫沃茲尼克、科研小組核心成員安迪何茲菲德的關係。

「一般慣用的從嬰兒到墳墓的結構會讓觀眾接觸到角色人生所有最重要的時刻,但我認為我沒辦法這麼做,」索肯說道,這一次他想像了大量的角色對白,而不是根據現有的資料來儘量真實再現。「我想試試能不能把Walter的傳記丟到一邊,是否有一種方法能夠把賈伯斯生命中的那些碎片串聯起來。」

他補充道,「我喜歡室內劇的風格。我喜歡把時代壓縮,在那裡會有強烈的時間感。」

影片當然會被拿來與索肯之前的編 劇作品比較,那部充滿時間線的HBO影集「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或者同樣講述網路奇才故事的2010年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作品《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實際上,凱特溫絲蕾扮演的麥金塔市場總監裘安娜霍夫曼,連珠砲似滔滔不絕的風格就「很索肯」。影片中也確實有出現類似的場景。一場是沃茲尼克向賈伯斯建言,他設計的作業系統無法與其他人相容實際是他個人社交能力缺陷的體現。

從形象塑造的角度而言,影片更多的是表現賈伯斯市場開發方面的才華,而不是生產有形產品方面的天分。它還討論了正義與偉大能否共存這樣的主題。就觀眾的實際感受而言,最能讓他們在觀看之後談論的話題可能是賈伯斯的粗糲性格,影片中實際有著太多表現這性格的時刻。法斯賓達則說,為了演這角色他仔細研究了賈伯斯的演講影片,「我也研究過艾希頓庫奇(Ashton Kutcher)。」庫奇也主演過一部賈伯斯的傳記片。

鮑伊一直以來的風格都是偏向迅猛有力,他酷愛快速的剪輯來講故事,無論是登山運動員還是嗑藥癮君子在他的鏡頭中都顯得非常有運動能量。這也是《史帝夫賈伯斯》重要風格。鮑伊說他在處理貫穿十五年的時代的過程中,內心有著苦痛,他儘量嘗試用不同的技術去強化時代的容量。

「我們用了三種不同的鏡頭 規格,三種不同的配樂,三種不同的服裝。」鮑伊說道,他的目的是為了表現「意圖底下的暗流」。

對於影片整體價值的判斷其實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參考點。去年發生的索尼駭客事件,讓不少影片籌備的內幕曝光,其中包括了製片人史考特魯丁(Scott Rudin)關於影片內容討論的大量郵件。像是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是影片最早的導演人選,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和貝爾都是主演候選人。看完電影的觀眾可以自行判斷電影公司的選擇是否合理。

圖文摘自:iLook電影雜誌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