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過去式

Jonathan Ive為Apple設計了一支數位筆---除了數位之外,它長得像一支筆;Jasper Morrison為Punkt. 設計了一支大哥大---除了有點像個計算機,但它實實在在就是一支大哥大。

Jasper Morrison透過他聞名的極克制的簡約美學,將這支手機從理所當然應該是繼續科幻下去的想像中,拉回了現實的人間,或許拉的有點過了頭,時光回到了30年前:這支稱為MP01的手機,方方正正的塑膠外殼演繹著完美比例與適切的圓潤細節,正面有著我們相忘已久的情人的前世臉孔---上半身是黑白螢幕,下半身則佈滿按鍵,背部三十度角的設計,讓它被放在桌上時,猶如一位剛要起身的美人正含情脈脈的望著你。

這樣的設計哲理來自Punkt. 官網上的宣言:「讓手機回歸最重要的價值---溝通。」而對Punkt.來說,最純粹的溝通形式即是「通話」與「簡訊」。於是我們迎來了一支似乎是去蕪存菁、且詩情畫意的---大哥大。

Morrison式的優雅一如以往,無懈可擊,從不令人失望。但我的疑問卻來自於Punkt. 對於本質這個「形式」的強迫症:一支只允許現代人講話與敲簡訊的手機。文明很多的時候是惹人厭的---舊時光的天空比較清潔,舊時光的星空比較閃亮,舊時光的河裡可以矇蛤仔兼洗褲、花更香雞還記得早上要叫都沒錯,但---否定新世界是需要小心翼翼的,否則就可能踢到鐵板,就容易顯得浮泛與感情用事:溝通的本質是讓感情更緊密,讓想念你的人更加覺得你近在眼前,所有溝通科技的終極努力就是希望將「千里共嬋娟」的距離拉近到有一天我們能沒有了「千里」而終於「共嬋娟」。於是我們有了視訊、語音、即時聊天、拍照…等等,雖然俗不可耐,卻真正深情款款。而更加弔詭的是Punkt. 所揚棄的觸控螢幕正是讓行動電話的操作從此不再複雜的功臣。

在觸控螢幕上畫畫或是寫情書或許有點解嗨,但至少握著幾乎貨真價實的筆讓你更接近本質;但,大哥大的時代終究是過去了---不是因為我們忘了初心,恰恰是因為我們希望牢牢的記住美好,於是開啟了手機的智慧時代。

圖文摘自:PPAPER Issue 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