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高爾夫威士忌之旅

蘇格蘭帶給世界的兩大貢獻是什麼?就是,高爾夫與威士忌;所以,到蘇格蘭是要朝聖高爾夫、或是威士忌?

如不親自去看、去喝、去打,怎麼知道蘇格蘭這塊荒蕪大地的神奇呢?它的低溫、植物、水質與地形,像是天造地設地為了高爾夫,也為了威士忌。

探索蘇格蘭高原

如果說去蘇格蘭打球朝聖有分次數或是老鳥等級,那會去到高原地區打球的人,絕對不是第一次去蘇格蘭打球;因為首度造訪者一定去東岸的聖安卓老球場(今年英國公開賽場地〉,或是西岸的騰伯利(今年英國女子公開賽場地〉,高原地區絕對不是首選。但是,如果你想看看不一樣的蘇格蘭,或是為了威士忌而來,那北高原的斯貝區,可是行家一定要走的行程。

蘇格蘭的500萬總人口,分布在高原區的更少。看著休息站木板上的高原地圖,一堆的Glen跟Loch,真的很威士忌、也很高爾夫。一般有喝威士忌的球友都知道,一堆的品牌都是以Glen為開頭,像是Glenlivet,意思就是Livet河谷的意思,在高原區有著很多的狹長河谷,正是蒸餾威士忌的絕佳地點;至於Loch,它是湖的意思,我對這個英文字的認識是來自Loch Lomond,這是在斯貝區的一個湖,有一座球場就是以它為名,辦過很多次的蘇格公開賽。

史都華堡高爾夫球場

這個球場跟聖安卓附近的Kingsbarns球場系出同門,都是帶著古高爾夫的現代林克斯場地。今年美國公開賽錢伯斯灣球場,果嶺草就是想學他們種Fescue草,但是不太成功。

球場的取名是來自第四洞果嶺後方的一座城堡,就叫做史都華城堡,建於1625年,是瑪莉皇后賜給自己弟弟的屬地,然後蓋起這座城堡,見證了英格蘭與蘇格蘭的複雜歷史。這座將近400年歷史的小城堡,目前有對外開放,但只有八個房間,適合整個家族包下整座城堡來度假;而這座小古堡,也因為球場的出現,再度名揚世界!

打量著這棟全景式的白色會館建築,有點蘇格蘭味、有好像有點現代。其實,它是業主馬克巴佘南在建造另一座球場Kindsbarns時的構想,在十多年後放在這座球場的最頂端。它的風格是1900年前後的白色建築,下看著Moray峽灣,這個峽灣也讓球場有了林克斯濱海的感覺。

Glenburgie威士忌廠

這個蒸餾廠的酒一直有名,但是現在已經不以這個品牌銷售,而是在併入保樂力加集團(Permod Ricard Group)後,成為百齡罈調和威士忌的基酒,如果在外頭還可以買到它的品牌威士忌,那就快下手。來這當然就是想嚐到還沒調和、取自木桶的威士忌。

1810年時,在這個地方就蓋有蒸餾廠,到了1870年時曾經休業,1978年才正式改名為格蘭柏奇,之後公司就一直地易手,甚至還度過了一戰跟美國禁酒令時期,但是因財務吃緊而賣出。之後也是幾度易主,一直到2005年才被保樂力加集團所收購,並將蒸餾器由四個改為六個增加產能,因為蒸餾好的威士忌必須裝桶熟成,而以百齡罈目前的全球銷量,從每一瓶的年份來倒推生產期,可以想像要存放多少量,而格蘭柏奇這個廠存的只是九牛一毛。

這次最精采的參觀行程是去參觀蒸餾室,整間廠房溫度很高,裏頭的溫度、濕度、酒精濃度、二氧化碳濃度都受到控制。我們靠近蒸餾器的排氣口,一股巨熱從槽底衝出,那些發酵中的大麥真是有活力。看著每一滴的威士忌都是來之不易的製程跟保存過程,該是要好好細品的。

再訪史都華堡

新一代林克斯球場的設計保存了林克斯果嶺周圍的精神,也把臨海的特色抓進來,高起的果嶺地形融合現代目標式高爾夫;第11洞三桿洞就是一個典型,對著峽灣打,吹進來的風很難抓距離,130碼球也不是很好壓低,兩天下來最好也只有打par。接下來,第12洞是大上坡的五桿洞,沿路上坡盲眼,這也是在老式林克斯球場看不到的,打起來多一點不確定的趣味性。幾個有趣的狗腿四桿洞,也讓這個林克斯球道不是那麼的平舖直述,每個轉角都可以看到不同的風景,印證了好球場要打兩遍的說法,才可以體驗到設計者的用心之處,這位球場老闆Mark真是一位懂門道的鑑賞跟實踐家,等不及要去打他最早的作品Kingsbarns了!

Glenlivet威士忌廠

進到著名的斯貝區,這裡可是威士酒的重鎮,在蘇格蘭,有水斯有酒,斯貝河造就了這個地區的繁榮。不過,我們的目標是去格蘭利威酒廠,那是保樂力加旗下唯一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在美國銷售第一。

格蘭利威TGL的崛起,是1822年時英國喬治四世巡視愛丁堡,被以TGL威士忌酒招待,那整個星期英王只喝格蘭利威,讓這個仍未合法的製酒散戶打進上流社會。1824年,業主喬治史密斯取得合法的蒸餾執照,也是全英國的第一張,奠定了走上世界銷售的第一步。1858年,史密斯在利威河谷下游蓋了新的蒸餾廠,並引用Josie的泉水,該水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加上新設計的燈籠型蒸餾器,底部寬大、頂端長,增加了威士忌的純度與風味,搭配著名的果香與花香味,讓格蘭利威更上一樓,銷售量可以算是全球第一。於是,許多不是在利威河谷的酒廠也跟著用TGL的名號,混淆市場視聽。1884年史密斯的後代提出證明申請,英國政府才頒訂,只有格蘭利威可以使用TGL。

蘇格蘭公開賽格蘭球場

格蘭(Gullane)是東伊斯羅森很老的私人球場,也是很有歷史的球場。當初是這裡有織布工人以打高爾夫為休閒,且早在1860年代就有紀錄,現在當地人也以此為娛樂活動中心,大概都打2號跟3號場,主要的錦標賽場地是1號場。

格蘭球場就是老式的林克斯球場,只有第1洞(原來的第2洞〉是大上坡,然後第17、18洞才又下來,其他的球道都是在另一頭的高地平原上,面對著北海灣,非常的開闊與壯觀。平常球友要來打也可以透過網路預訂,它有特定的開放日跟包套行程,如果你選1號場加2號場打一天,那會很划算又打過所有的比賽洞。

打林克斯球場進長草區,千萬別逞強要攻果嶺,除非你的球剛好落在被觀眾踩踏過的地方,不然就乖乖出來再想辦法。不過,百齡罈高爾夫俱樂部隊長麥金尼倒是教了一招,那就是拿8或9號鐵桿,朝著合理的球道方向,上桿高直一些,然後送桿只到腰的高度,保持桿面不關閉就好,果然都可以回到球道且滾出不錯的距離。

探訪金斯邦球場

這是新一代林克斯球場的鼻祖,跟史都華堡是同一個系統,業主跟設計師也都一樣,位置比較靠近聖安卓,是球友去老球場朝聖的最佳搭配球場。因為聖安卓除了老球場,其他的實在太普通了。在開球前,看到他們的工作人員在練習果嶺換洞,那種精細程度與工具,換過的洞一點痕跡也看不出來,難怪打一場球都要190英鎊左右!

金斯邦的球道比起史都華堡寬很多,也不會有打老式林克斯的狹窄感覺,兩旁的粗草區也沒留長。球場的地形起伏讓我想起Turnberry(騰伯利〉,而且大部分的洞都是可以看到海或是繞著海邊走,某些內陸的洞轉折也相當刁鑽,第一次打並不是很能掌握。果嶺周圍的坡度設計起伏大,當然可以使用滾動的方式來上果嶺,卻也意外發現某些果嶺側邊有類似土牆的設計,原先以為是沙坑填掉留下來的邊緣,結果是為了防止滾球上果嶺的設計,這可是挑戰了林克斯球場的基本打法,很新鮮且有想法。

金斯邦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個三桿洞,第八洞對著海打,強力的海風迎面而來,稍微高起的果嶺右邊是通道,拉左會滾到凹地裡,很難救!而在臨海的樹林後方,就是在海平面的第17洞,梯台跟果嶺像是填海而來的,感覺可以直接走下海岩床,海的腥味也清楚可聞。海風從右側吹來,影響著上果嶺的擊球。最後一個四桿洞算是經典,開球是大上坡,第二桿面對一個隔著深溪谷的果嶺,風從左邊吹來,在後年的英國女子公開賽會是關鍵的一洞,因為打短的球不管有沒有過溪谷,都會掉到裡面、甚至被水沖走,而冠軍必是安全過關的人。

這次的蘇格蘭高爾夫與威士忌朝聖之旅,體驗到了新一代的林克斯球場,也因為威士忌的帶領,深入到蘇格蘭的北高原,在群山與溪流間,探訪了威士忌的起源;比起13年前的單獨高爾夫朝聖,這一趟可是更加的豐富與知性了。如果你只會來蘇格蘭朝聖一次,建議就是老球場跟高原,讓旅程多一份威士忌的香醇味!

圖文摘自:OneGolf 玩高爾夫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