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力量相乘吧!

編輯總監 盧諭緯

今年3月份在台灣發生的太陽花學運,表面上的運動雖然結束,但它有許多效應和行動仍持續發酵中:關心政治的年輕人喊出自己國家自己救,挽起袖子積極下鄉開起工作坊;致力於打造資訊透明化的社群g0v零時政府,在學運期間所架設的網路協作平台,不但持續關注各類政策演進,也將開放資料的議題搬上檯面。

「民間開放資料組織越活躍,正意味著政府開放資料的幅度越保守。」g0v零時政府組織發起人之一高嘉良,在一場演講中說道。其實台灣早在3年前,政府部門就已經開始推動開放資料,但整體的進展似乎並不讓人滿意。問題關鍵在於,政府雖然回應了潮流,卻似乎沒想清楚,開放資料到底能做什麼?想改變什麼?

帶著這樣的疑惑與對開放資料發展的好奇,我與同事翁書婷、林衍億來到英國倫敦,這裡是全球對於開放資料最積極,也是目前最有成果的地方。

兩年前,《數位時代》的採訪團隊也曾經來到倫敦,當時英國政府以東倫敦地區為起點,大力鼓吹創業運動;兩年過後,東倫敦地區不僅創業氣氛依舊,更將創業能量與開放資料結合。一周的行程裡,讓我們印象深刻的是,開放資料在英國的推動,不僅是在政治監督的層面,甚至進一步推展至商業應用。透過公部門與新創團隊的合作,一方面改善了政府效率,提升公共服務品質,比如交通、醫療、環保都透過資料的解讀,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另一方面也培養出新的產業動能,拉抬英國整體的經濟表現。

開放說來容易,做來難,畢竟資料的背後,可能藏著到許多利益的糾葛。就我們從旁的觀察,英國做為民主的典範國家,他們的民主素養相對成熟,的確在許多觀念的溝通上比台灣順暢,也較快能取得共識。對英國人來說,開放資料代表的是,公民力量的延伸,而不是政府權力的侵犯。

英國面臨的問題不比台灣少,但他們找到了一種方法,台灣其實也能做到。比如說為解決高房價問題的實價登錄網站,民間的版本就比官方版本好用得多;g0v將監察院30多萬筆的政治獻金資料轉譯,揭開政商黑盒子,也展現開放資料的積極意義。政府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把原始資料丟出來,應用的部分讓專業的來。張開手,會得到更多。

借用g0v的宣言:「我們喜歡找到問題,樂於討論解決方案,願意動手嘗試解決問題。我們在多元領域中找到合作的途徑,讓力量相乘,以想像力指引新的方向。我們希冀以行動改變現狀,不想淪為沉默的幫凶。」


文章摘自:數位時代 243期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