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者生存 Animal Instincts

潘政琮的留美高爾夫之路已經走出一條新方式,但是他強調,這不是條捷徑、也不輕鬆,如果你不夠堅強與認真,千萬別跟著來。
 

Text by Nick Lin Photos by Alex Hsu
 Makeup & Hair by Alice Su
 場地提供:華山1914 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六年前潘政琮選擇往美國去時,他像是一個小留學生,在美國舉目無親,美語也不通,一個人揹著球袋就去了。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從,但他知道走出去是唯一的出路;去到美國,沒有人知道他,他也是一個很不起眼的東方小孩,一切從頭開始,搭飛機轉機只差沒在胸前戴著一塊牌子而已。一個人在候機室看著人來人往、飛機下降與起飛、陌生的人物與場景,他默默地在角落等著,這似乎也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因為不論是哪一架飛機,都是要載他去一個未知的未來。亞運個人銀牌在美國是沒有光環的,潘政琮在美國跟同期已經受矚目且上盡各大媒體的球員相比,他是一個無名小卒。他的未來只能靠球桿幫他爭取、幫他說話。他像是無名的大聯盟級球員被放到小孩的玩樂比賽中,很快的就被注意到了,各大業餘賽事逐漸看到他的名號,他慢慢地有說話的機會。美國的大學校隊也都來爭取他,甚至美國高協還想徵招他打沃克杯,那是業餘界的萊德盃,只有美國籍的球員可以參加。
 

MIT 的改造團隊


小潘的球技足以讓他當上世界業餘第一,當然已經可以當個一般的巡迴賽球員,但是如果要成為頂尖球員,以現在的擊球距離會很辛苦,天花板很快就會碰到了。所以,與其日後轉職業才去正視這個問題,不如在業餘時代就先改造,至少機會成本相對比較小。

改造揮桿與身體強度,這是小潘團隊遲早要面對的事,而男主角本身也非常清楚,但是關係到他的比賽成績與未來的發展,團隊的其他成員還是不敢勉強他;畢竟,舊的揮桿並沒有不好,適合以往身體條件的小潘,唯一就是距離不太夠,因為開球280碼在美巡賽只能算是低標,面對的第二桿常超過200碼與200 多碼的三桿洞,小潘可能一直得拿小雞腿拚人家的中短鐵,以美巡與四大賽的果嶺設定,拿中鐵以上的球桿,就是只能等著救平標準桿而已。

在小潘團隊中,林盈君姊姊像是保姆,盧宏宗像是導師,後來才加入的吳彥磊,是因為幫小潘量身訂做推桿,原先角色比較像是球桿顧問,但因為他所做的推桿(桿面後移相當多)深得小潘的信任,漸漸與團隊越談越深入,加上就讀師大生物運動力學博士班的他擁有體能訓練的專業、與本身對揮桿理論的了解,進而挑起改造的重責大任。這個增加小潘肌肉強度並改打左弧球的計畫,讓小潘承受了奧運級運動員的體能折磨,為了讓肌肉可以快速恢復疲勞,他甚至要泡在冰水盆裡面;而為了貫徹左弧球的視野與攻略,小潘的戰績明顯地滑落;但是個性執著的他,硬是從打右半邊球場,改成打左半邊球場,即便成功率不高,還是要堅持以所要的方式打出想要的好球。
 



從打右弧球到左弧球,小潘的開球距離逼近300 碼,鐵桿也大了一號,加成效果之下,同樣的四桿洞,小潘的第二桿所用球桿可以小到兩號,這樣就相當有競爭力了。這個改造計畫仍是現在進行式,也需要放到賽場上去考驗,小潘今年想再打美國公開賽、重回世界業餘第一,都需要新的揮桿來完成,而這整個改造計畫都不假「外」人,全部都是MIT的團隊;這樣的識人能力,就好像當年他挑上華盛頓大學校隊,而今他選上了這支沒沒無聞的MIT 團隊來改揮桿,要的就是百分百的信任與理解,否則以小潘在美國的知名度,多的是名教練可以合作。
 

何時去美國最好

大學之路已經走了過半的小潘,正面臨未來職業之路的準備,但回首來時路,他認為想加入美國大學高爾夫,最好的時間點就是高中,也是最後的機會,大學再過去已經太晚了;晚的不是球技問題,可能是學業上的壓力會壓垮場上的表現,這是台灣一些業餘好手不敢去的原因,也是許多沒語言障礙的歐洲好手會肄業的主因。打美國大學高爾夫校隊沒有妥協的空間,戰績不好上不了場,課業成績跟不上也不能上場,這跟只掛著學籍、成天打球的台灣大學機制,完全不同。小潘當年去美國並沒有人告訴他何時最好,剛好就是高中這個最佳時機,讓他有時間適應美國的教育方式,補齊他在語言溝通上的不足,參與美國的高中高爾夫,而這也是進入美國大學高爾夫的前哨站,各大學教練都會出來高中比賽物色新球員。潘政琮就是在高中時期建立起全美的知名度,進大學的獎學金選擇就多。但這條美國路並非一路順遂的,我們看到的都只是美好的呈現,小潘自己承認,「我犯了比許多人都還要多的錯誤,但這些錯誤也讓我變得更強,更接近屬於自己的那一片天。」

回想這些過往,小潘說:「國內的高球環境只能幫小孩到15 歲,之後如有野心想要更上一層樓,勢必得走出台灣。這麼的建議不是因為台灣的練球環境不好,而是要有挑戰自己跟挑戰更強選手的決心。高爾夫是一個世界性運動,最大的滿貫賽也都在國外,那邊聚集了最好的選手,所以選手本身也必須學會走出去面對更強的競爭,因為競爭將會使自己更強,還能培養應變劣勢的能力。」

因此,如果把高中想成是一個切入點,那潘政琮麼國中時期最好就利用暑假去美國打青少年巡迴賽,可以磨練球技,也可以讓自己被高中教練所看到,順利找到一個好的高中校隊進入;如果你又夠好,高中就開始拿獎學金讀書,不只開銷節省很多,同期的這些好手未來就是一路跟你拚上職業的同一群人,自己是不是一塊料,在高中就大概就知道了。受教育可啟發潛能自從小潘案例發酵以來,運動員要受教育這個思維一直在擴大之中,由他的戰績與個人氣質來看,的確跟同期還留在台灣的球員有明顯的差別;我好奇地問小潘的導師盧宏宗,受教育跟打球的關係?他說:「所謂的受教育不是台灣那種只問考試成績的教育,而是培養獨立思考的觀念,小潘在美國的一切都需要他自己去判斷;另外,課業上的壓力,也讓他更珍惜練習機會,做好時間的管理。」當然,受教育也讓小潘在自我表達的能力,面對媒體的自信,跟台灣的球員有明顯的差別。

小潘轉述了一個故事:「有個人在高山的鷹巢裡,抓到了一隻幼鷹,他把幼鷹帶回家養在雞籠裡,這隻幼鷹和雞一起啄食、嬉鬧和休息,牠以為自己是一隻雞。這隻鷹漸漸長大,羽翼豐滿了,主人想把牠訓練成獵鷹,可是終日和雞混在一起,牠已經變得和雞完全一樣,根本沒有飛的願望了。主人試了各種辦法都毫無效果,最後把牠帶到山頂上,一把將牠扔了出去,這隻鷹像塊石頭似的直直落下,慌亂之中牠拚命地撲打翅膀,就這樣牠終於飛了起來!」這個故事並非指小潘是那隻鷹,反而他認為台灣有很多鷹材,但是因為競爭不激烈,忽略了自己是可以高飛的鷹。外面的天空有多高、多大,真的是走出去才知道,即便是一隻鷹,不飛上去也無法想像。如果以業餘高球圈的最高殿堂來想像,那就是 NCAA的比賽,而這些人就是日後各大職業巡迴賽的班底。熱心的林盈君小姐找來了一些資料,第一級總共有 315所學校!

小潘的華盛頓大學所屬的 Pac-12與Big-12、SEC,都是其中翹楚。這 315所學校大概就有 2500名以上的球員,經過一年的對抗,再根據比賽成績的累計,每年的五月初 NCAA會在電腦上公布取得打區域資格賽的 81所學校,還有非這 81所學校的 45位表現優異球員,可以一起打區域資格賽,競爭個人獎項。從這樣的板凳深度與人數,再看看美巡賽跟歐巡賽種子球員約 240人,這條職業之路是多麼的窄。區域資格賽有六個賽場,NCAA會像開獎一樣,一邊公布入圍,一邊公佈被分到的賽場。六個區域賽場在同樣的日期進行三天 54洞的比賽,取各區的前五名,總共30所學校與各區不包含入圍學校的第一名個人共 6人,進軍五月底到六月初的全國總決賽。假設一路進到全國總決賽,就等於已經擊敗了 285所一級的校隊。接著,全國總決賽會進行三天54洞的比賽,再刷掉 22所學校,剩下的 8個學校再進行三天的比洞賽捉對廝殺(女子總決賽無比洞賽賽程),產生當年度的全國冠軍。

現在的小潘是站在 NCAA的浪頭上,他經歷了如何站上去的辛苦,也看到了一波接一波而來的後浪,如果不持續的進步,只會被推到沙灘上。想走他這一條美國之路,一定比在台灣辛苦千倍,沒有決心的人千萬別嘗試;如果真的要走同樣的讀書打球之路,一定要趁早規畫,如同前文所提到的把握時間點,目標就是進入 NCAA第一級的學校,因為唯有第一級的學校又更多的資源與獎學金幫助你,才有機會跟真正的高手競爭,當個真正可以高飛的鷹,心有多寬,天就有多高!鷹與雞就在一念之間了!

圖/文 來源:OneGolf 玩高爾夫 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