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批”李敖余秋雨

文:白丁朱毅

大約是在2004年,無意間在網上看到有關對李敖的評介及其少部分作品。當時覺得只不過是又看到一個男性模特賣笑什麼的。一笑置之,也就走開了。以後又在“李敖有話說”上,看到鳳凰對李敖的肉麻吹噓,也只認為是老闆們為增加點數位廣告以賺錢的炒作喧囂,以其情有可諒,也就末置可否。只是在留言中善意提醒李敖:最好只談他的強項,即台灣時政及時政人物,避談他的弱項,即歷史人物和學術。不料馬上就招來了幾個“敖迷”的骯髒辱罵。作風頗類李敖的霸道。這種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在奢談民主自由的幌子下,只許李敖“一言九鼎”,不許他人稍微反唇,大大引起了我的反感;同時覺得對李敖能夠“迷”人的虛偽,需要戳破一點。這就給自己派了一個苦差事,即從各方面搜羅李敖的本人歷史和作品以及有關對李敖正反面的所有評論。

現在還是認為如目前李敖在台灣所進行的:只宜談台灣的時政和時政人物,不宜以“文化大師”面目侈談學術、文化和歷史人物,也不宜以“歷史學家”自居妄議歷史。以後的各篇,就較詳細地反映了我的這方面的意見。

李敖如此,余秋雨亦類之。在裝腔作勢欺世盜名上都達到爐火純青的大師水準。因此評他們倆就得用真國學的常識以證明他們所炫耀的虛妄,因此也就如網友留言所說的“沒有他們寫得有趣”。

遇事不動自己的思維,只是唯“名人”馬首是瞻,是很容易上當受騙給人當槍使的。被人“愚”當然可悲,成為愚人而不自覺,是更為可憐的。回看世界史中許多極為悲慘酷毒的浩劫,不都是愚民在魔鬼麻醉中成了不會思維的屠殺工具而罪孽深重嗎?為了思維啟蒙就要說說李敖余秋雨的虛偽與荒謬,真實目的卻是希望年輕人在冠冕堂皇中識別出精華與糟粕和真實與欺騙。


文來源:就話論話批李敖余秋雨及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