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文青的,性愛十堂課 - 第一堂 性愛泛論


【第一講】性愛泛論 講師 萬岳乘

撰文 I 萬岳乘

打從娘胎出來,我們上學吃飯,下班喝酒,工作辛苦,生活忙碌,心中仍有大理想,每天卻過著小日子,喝喝咖啡、聊文藝,當然,偶爾的小小漣漪,舉個例子:李宗瑞的千人斬,擾亂我們正常生活的一點思緒,當我們義正嚴詞論長短,但私下卻爭相爭睹性愛影片,你不能說,那不是一種魅力。 

觀看別人撕下面具,雖然赤裸裸,也因此告訴我們很多東西:男歡女愛,盡情逸樂,兩人在床第間如何面對自己和另一半。剛開始,或許是個難題,但熟練久了,不啻是種天大樂趣,只要,你擁有自信。璩美鳳的光碟透露,公事可以在攻勢中進行,短兵相接仍可以聊八卦,這種談笑用兵,使我們開始認真想想,有人夜裡精彩、每天做愛,白天仍衣冠楚楚,白面書生,到底人在追求什麼?

外在形象若如此偉大,卻又在性愛面前卸下武裝;就算人生一切都到手,又不禁在肉體前顯露謙卑,古今中外諸多名人,法官院長總理,為情為愛,勇渡春宵,拋諸腦後,改穿身上的小雨衣。


成年男女無頭緒,祖宗來下指導棋

性愛是什麼玩意?讓我們站在毫無階級尊嚴的那邊, 自命不凡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都說「只有性愛和睡覺,讓我覺得自己仍是個凡人」,逃避不了性愛的折磨,肉體愉悅讓神落入凡間。從歷史到今天,性的話題都是永恆的存在,它是人類唯一的不朽。證明它的小辦法,歷代大量的春宮圖,最初從天子的宮裡流傳出來,也稱祕戲圖,描繪性愛動作和姿勢為主,有的強調性器官交

接特寫,有的小扇遮掩神秘隱諱,既展示性交前的調情,也轉播交戰的撲朔迷離,講究工法,藝術成分也頗高。

沈德符的《敝帚齋余談》講到春宮畫的起源:「春畫之起,當始於漢廣川王畫男女交接狀于屋,召諸父姐妹飲,令仰視畫。及齊後廢帝于潘妃諸閣壁,圖男女私褻之狀。至隋煬帝烏銅屏,白晝與宮人戲,影俱入其中。唐高宗『鏡殿』成,劉仁軌驚下殿,謂一時乃有數天子。至武后時,遂用(鏡殿)以宣淫。」畫男女裸交接,圖男女私褻,從廣川王到武則天,色情當練功秘笈,脈脈相傳,當時是「王者當日聽音樂,禦聲色」的時代,皇室人物聚會,主要的娛樂就是觀賞各種色情表演,酒池肉林。最早的色情畫,劉向在《列女傳》描述殷商末期的紂王,在宮中舉辦餐宴,抱著妲己邊做愛邊觀賞他們掛在床榻周圍滿滿的性交圖畫的屏風,荒淫快活。情色與皇室關係密切,何況民間百姓,春宮畫變成民間性教育的啟蒙工具,經常變成嫁女兒的陪嫁品,故又叫「嫁妝畫」、「壓箱底」、「女兒圖」

之類。漢朝張衡《同聲歌》中所述:「得充君後房,高下華燈光,衣解金粉禦,列圖陳枕帳,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眾夫所稀見,天老教軒皇。」説是新娘新郎初夜,把春宮畫鋪陳床上,按照素女這位古代性學大師指示的性交技巧,按圖照做。


你情我願保健康,兩情相悅上天堂

素女在中國是通天文地理的性愛女神,從遠古時代就和黃帝討論男女性愛問題,後來不定期出現在後代各類性學著作中。《素女經》和後來玄女的《玄女經》,並稱為性學著作的「鼻祖」,「玄素之學」由此而來,《素女經》《玄女經》後來也混著談成同一本書,但並無妨礙,基本觀念都歸依於中國哲學的陰陽之說,男屬陽女屬陰,《玄女經》內黃帝問玄女:「吾受素女陰陽之術,自有法矣,願復命之,以悉其遺。」玄女說:「天地之間,動須陰陽,陽得陰而化,陰得陽而通。一陰一陽,相須而行」意思說,天地間一切事物,都根據陰陽交合而來。陽得陰而化育、陰獲陽而成長。陰陽相輔相成,循環相生。

性交應該本來是順其自然、呼應天地萬物的事情,壓抑性慾不對,將使人鬱悶而損傷健康,造成「闢死其舍」的嚴重後果。道學大師洞玄子也說:「夫天左旋而地右迥,春夏謝而秋冬襲,男唱而女和,上為而下從,此事物之常理也。」性愛就跟地球自轉、春夏秋冬一樣自然不過,違逆自然則是養生大忌。但性愛被強迫不甘也不行,雙方先有「愛樂」,做到「相感而相應」,必須「情意合同,俱有悅心」,才會「女質振感,男莖盛熱」。素女經特別強調歡愉的性愛對養生的重要性,最忌諱「男欲接而女不樂,女欲接而男不欲,二心不和,精氣不感」,男女若不能同享快感,將弄巧成拙。

像李宗瑞這種下藥的、強迫的、趁人之危的,不僅無法享受快感,而且將做多愈傷,殘腦敗精,城仲模的就好一些,這點道理素女經以降歷代性學著作《玉房秘訣》《十問》《養性延命錄》《格致余論》《抱朴子》等已有系統性論述,其中多部涉及性心理學的部分,強調自信心是克服障礙的首要條件,性學,應該是哲學層次的東西了。

性行為的演進跟著人類文明發展前進,現代社會人類性活動比從前更之頻繁,生殖目的變得很小,越來越多是為享受性愛過程。春宮畫到明代晚期娛樂的成分濃厚的多,著名的唐寅(唐伯虎)是文學家,另一個身分是色情畫家,自稱「江南第一風流才子」好女色,代表作非常多,雖然大部分失傳,但幾句後人觀畫後留下:「雞頭嫩如何?蓮船僅盈握;鴛鴦不足羨,深閨樂正多」與「清風明月無從覓,且探桃源洞底春」(《探訪性文化之旅》,劉達臨、胡宏霞)等臉紅心跳的題辭註解,可以想像畫作模擬男女交歡的快樂寫實。快感和罪惡感也慢慢脫離關係,性的目的變成性的本身。

圖/文 來源:潮人物 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