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也是你的家
李紫蓉

我是狗,一隻黑狗。我不知道我從哪兒來,但我知道我在菜市場裡長大。我沒有主人,但在市場裡,我有很多主人。我沒有名字,但在市場裡,我有很多名字。

賣水果的阿公叫我黑毛。他最喜歡唱歌給我聽,我也會啊嗚幾聲當他的合音。他對我說,全世界就我對他最死忠。我喜歡吃阿公水果攤賣剩下的香蕉。

賣豬肉的王叔叔和王嬸嬸叫我黑骨狗,在他們那兒總有肉骨頭可以啃。王叔叔會偷偷拿骨頭給我,說:「別告訴王嬸嬸,她最討厭狗了。」王嬸嬸也會偷偷拿骨頭給我,說:「別告訴王叔叔,他最討厭狗了。」

如果叔叔嬸嬸吵架了,就會臉很臭,大家都看得出來。這時,水果阿公就會過來講笑話。



賣魚的張伯伯叫我黑鯽仔。他常看電視看到客人來了都不知道。於是我幫他看攤子,客人來就叫兩聲。賣肉的王叔叔喜歡過來看棒球比賽,我也不會忘記在王嬸嬸過來抓人之前,對王叔叔大叫兩聲。

賣菜的陳阿姨叫我黑豆子。收攤時,她會拿水管幫我洗澡,說:「我們黑豆子最帥了!」賣魚的張伯伯就會說:「有比我帥嗎?」

常來買菜的人都叫我小黑。我最喜歡一個叫萱萱的女孩,她每次都說:「媽媽,把小黑帶回家養好不好?」

有一天,萱萱的爸媽真的來帶我回家了。水果阿公很捨不得。賣肉的王叔叔王嬸嬸很捨不得。賣魚的張伯伯很捨不得。賣菜的陳阿姨很捨不得。我也很捨不得。但他們都說:「如果牠願意,就帶牠走吧!」



萱萱一家人帶我去打預防針,獸醫伯伯說我很勇敢。萱萱對我很好,餵我吃好吃的狗飼料。但是有時候我會想念香蕉的味道,和啃肉骨頭的滋味,我好想念菜市場。想念唱歌的阿公,吵吵鬧鬧的王叔叔王嬸嬸,看電視的張伯伯和幫我洗澡的陳阿姨。想他們的時候,我就會吃不下飯。

有一天萱萱看我無精打采的樣子,和媽媽說了悄悄話,然後對我說:「我們要帶你去個地方喔!」我很好奇他們要帶我去哪裡。

萱萱牽著我,我們慢慢的走,空氣中充滿了我熟悉的味道。

我們來到菜市場!「黑毛來看我了!」水果阿公說。「黑骨狗快來,肉骨頭在這!」賣肉的王叔叔王嬸嬸說。「黑鯽仔,回娘家囉?」賣魚的張伯伯說。「黑豆子,好想你哦喔!」賣菜的陳阿姨說。

萱萱對我說:「如果你喜歡,我們可以常常陪媽媽一起來菜市場,菜市場也是你的家!」




小典藏 Vol.109 09/2013 (光波書號 : 249711 )